記者問:這次縣長選舉獲廿三萬多張選票,高票連任的心情如何?這個結果滿意嗎?對個人的意義是什麼?

蘇治芬答(以下簡稱蘇):以對手吳威志個人能量以及大環境對國民黨不是很有利的情況下,他還能爭到卅五%,算是很難得。我想,選票代表肯定、公道、信賴等意義,對不同選民有不同的意義。

舉一個例子,選前我去水林鄉拜票,一個與我年紀相彷在路邊賣東西的婦人便對我說「前一晚去北港聽妳演講時,聽了一直哭」說著又紅了眼眶,與我相同年紀的民眾有著更多的感觸,這些選票,若界定是還我公道是OK的。

二○一三年 辦全國農業博覽會

問:對於打造農業首都有何具體作法?

蘇:農業首都主要是人與土地的關係,縣府團隊經過三年多努力,不論是在教育、環境、治水、農業,與過去相比,雲林縣都走出不一樣的方向,有一點成績出來,針對農業首都,我們有「三拼五布」大布局。

例如,二○一三年,我們想要辦一個全國農業博覽會,在現有基礎架構上去做,而不是憑空去辦一個博覽會,口湖鄉下崙部落有一個海水統籌供應系統,漁業署有個初步輪廓,未來會集中縣府資源,把海水統籌供應系統養殖專業區變成一個標竿計畫。

雲嘉地區 應成國家農業基地

全國農業博覽會中,我們向內政部爭取經費型計畫八千萬元,目前在有才寮大排進行「永續藍帶」示範河川計畫;還有一個是在古坑崁腳的設施園藝生產專區,完工後將成為雲林縣溫室示範專區,啟動雲林農業升級鑰匙。

問:雲嘉合作營造國家級農業基地如何進行?

蘇:雲嘉兩縣是農業大縣,若中央願意用國家的力量,把雲嘉當成國家農業基地,希望中央能提供三百億元基金,因為目前農業已走到資本與資金的地步,需要農業資金來輔助才能提升,國內農業人才、經驗、技術均已具備,最缺乏的就是資金。

多年來政府對於農業幫助,多是用採購、補助等方式,只能解決一時問題,若真的要讓農業永續經營,我認為政府應該是要「提升」農業,而不是「補助」農業,希望中央支持經費,讓雲嘉成為現代國家農業基地。

問:ECFA對國內農業的影響?

蘇:ECFA對農業影響絕對很大,我看雲林農業,生鮮是一級產業、加工是二級,生鮮目前走起來較困難,但二級產業有未來性,中央說目前中國八三○項農產不能進口,但其實加入WTO後,中國的東西是可以進來的,只不過中國擔心刺激台灣,所以沒有引進來,這方面,政府要向人民交代清楚。

目前大多數農產品已走到二級產業,簽ECFA後二級產業是完全可以流來流去的,先天條件下我們的競爭力一定是輸中國的,現今農業最大宗的競爭就是在二級產業,所以ECFA對農民大大有影響。

六輕周邊民眾 罹癌率增加

問:焚化爐問題如何處理?

蘇:目前在找另一個途徑看能不能解決,但目前不便透露。

問:六輕周邊罹癌比例偏高,應如何防範?

蘇:縣環保局委託台大公共衛生做調查,台塑六輕量產前與量產後,周邊鄉鎮民眾罹癌率有顯著增加,這是一個科學數據,但之前國內沒有人這樣做,所以這個數據才會被質疑,但從數據可以找出一個現象,就是罹癌率確實有增加。

六輕量產前台西鄉與北港鎮的罹癌率基本上是接近的,但為什麼十幾年後台西罹癌率增加這麼多,很明顯是地緣關係,所以進行長期監測與國民健康風險評估是絕對必要的,如此一旦發生問題,民眾才能爭取賠償。

問:偏遠地區小學校存廢問題應如何拿捏?

蘇:在弱勢村落,學校是最美麗的地方,一旦離開學校,地方的環境相較明顯較差,鄉下年輕人口外移,大多是老弱婦孺,缺乏就業機會,環境乏人整理,景況真的很淒涼,若把小校保留,起碼可讓村落有一個希望。

雖然裁撤一所小校一年可以省下一千萬元經費,裁撤十所就省一億元了,但目前縣府連一所都沒裁撤,就是要把學校留下來,讓村民看到美麗與希望,校園代表著知識與教育,偏遠地區教育資源原本就比較少,裁掉學校,等於裁掉了希望。

問:家庭與事業如何兼顧?

蘇:我的情況較特殊,過去都是幫人助選,丈夫黃武雄在陳定南選省長那年得到肝癌,事後他覺得人在有生之年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對我變得很開放,不再管我,但過去不是如此。

以前我助選大約有半年都不在家,夫妻偶爾會吵架,省長選後丈夫便對我完全支持,過去丈夫都在外面忙,小孩都是我在帶,過去互相牽絆,現在與丈夫就像好朋友。(相關新聞刊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