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士縣長走馬上任,就職典禮上冠蓋雲集,紅男綠女穿梭來去,應邀嘉賓個個喜上眉梢,參與打天下者更是睥睨作態,稱得上是一人有慶,皆大歡喜。

這場「七搶一」實際三強鼎立的縣長選戰,打得天昏地暗,四個「小朋友」到處亂跑,在島內、外衝鋒陷陣拔樁紮營,搞得銅臭味瀰漫兩岸三地,至今仍揮之不去,寫下金門解嚴十七年,地方自治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讓一水之隔的對岸看破台灣民主的醜陋。

如今,選戰黑水雖逐漸乾涸,但汙垢仍會沉積人心,李沃士作為金門新的領導人,有責任展現開闊心胸,消弭種種爭執和不快,帶領鄉親邁向全新旅程,也讓自己接下縣長印信,心中沒有任何罣礙,真正走向政通人和。

從縣議員直接到縣長,李沃士走的是一條終南捷徑,發跡過程出奇順利,不像老縣長李炷烽曾歷經兩次縣長敗選,失意好一陣子,再經過國代、立委的歷練,才得以主持縣政。這是天意也是他的福分,但相對也是他不足的地方。

李沃士當選,競選班子入府,只能說是「勝王敗寇」,新舊交替的安排,原本就無可厚非,甚至只要不是濫開殺戒,也是他對自己人有情有義的一面;但治縣終究不比選舉,未來還需做到察納雅言、諮諏善道,才不會將縣長作小,讓自己受到包圍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