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租稅協議破例不在這次江陳會簽署,引起外界諸多揣測,有台商反彈說,有主權爭議說,也有課稅權劃分或稅率擺不平說,眾說紛云。不過無論原因如何,這次讓租稅協議破局確實是一個高招,已醞釀一段時間,並非昨天才做的決定。

課稅是以年度為起始的,這次如果簽成租稅協議,也趕不及明年1月1日起施行,也是要等到後年1月1日起才實施,那麼現在簽,跟等到明年中第5次江陳會再簽,有何差別呢?何必急於一時?

何況這次簽署,以現行《兩岸關係條例》的規定,是要送立法院審議,協議內容,逐字逐句要接受立委的批判和拿放大鏡檢視,萬一稍有閃失,還有可能過不了關而夭折。那馬政府的威信恐將掃地,兩岸政策恐會崩解,兩岸關係和互信也將倒退,這種政治風險,馬政府恐怕承擔不起。

如果延到下次江陳會談再簽,馬政府還有半年的時間,爭取修法,讓租稅協議不必經立院逐條逐句審議。如果運氣好,如願完成修法,之後再簽署協議,這樣就能確保可以在後年1月1日施行,而且可以降低在野黨在立院的凌遲和攻擊。

退一步言,萬一修法不可能,那麼多拖半年,讓雙方有充足的時間使協議內容更臻完善,避免考慮不周,屆時也可以減少攻擊砲火,被立院封殺的可能性也會降低。何況租稅協議端上檯面的時間確實比較匆促,社會的了解和共識還不是很強,此時簽署還不如半年後再簽,以時間換取空間。

這次不簽唯一要考量的是,如何對外交代?府院高層對特定媒體私下放出主權問題的說法,對外有個交代,又可解讀成馬政府寧可捍衛主權而放棄簽署,對馬政府有加分作用,這也是一個高招。但事實上,主權說只是一個煙幕彈,以時間換取空間,讓協議能在立院順利過關,才是真正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