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百姓的公僕有福了。日前「重慶規定職工受指派引起醉酒傷亡屬工傷」的相關報導,一石激起千層浪,重慶高院的新聞發言人急忙「闢謠」,聲明「『具體案情具體分析』是司法的基本原則和態度。」

莫非百姓果真誤解了公僕?吃喝玩樂看似輕鬆快活,成了日常工作後,其實相當辛苦。就在上個月,素有「中國農村改革發源地」之稱的鳳陽縣小崗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沈浩意外去世,年僅45歲。媒體報導,前一天上午,沈浩連續接待了三批到小崗村洽談投資的客商,並且大量飲酒。一位曾經榮獲全國農村基層幹部「十大新聞人物」特別獎等榮譽稱號的年輕幹部,就這樣倒在了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酒桌上。由於沈浩是安徽省財政廳派駐小崗村的掛職幹部,經安徽省財政廳確認其為因公犧牲,在全省財政系統內開展了向沈浩同志學習的活動。

「上級來人檢查考核,要吃吃喝喝搞好接待;向領導請示彙報工作,要吃吃喝喝聊表敬意;到上級爭取項目資金,要吃吃喝喝搞好協調;兄弟單位交流學習,要吃吃喝喝盡地主之誼;出門在外招商引資,要吃吃喝喝表現誠意。」公款吃喝,名目繁多,甚至成了公事公辦的一道必然程序。

為了遏制公款吃喝的危害,終於有人大代表建議修改刑法,設立「揮霍浪費罪」。可惜這項提案尚未列入議程,便被重慶高院幾位法官搶了輿論的先手。那麼,公款吃喝到底是國家工作人員履行公務,捨己為民的奉獻行為,還是貪汙犯罪呢?老百姓心知肚明,但按照有關部門的一貫作風,這個問題顯然還須從長計議,「煙酒煙酒」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