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考特

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經濟顧問史考特(Derek Scott)於金融時報撰文表示,這波金融危機所反映的事實並非資本主義失敗,而是各國決策者不了解資本主義的本質,因此各國如欲完全走出危機必須先找出誤解所在。

根據多數人認知,2007年底發生的金融危機是因為市場受到無預警的外在衝擊所引發。當時市場普遍認為這場危機起於金融業,於是決策者也依此判斷政府必須實施大規模振興計畫與貨幣政策,才能讓受創慘重的市場恢復活力。政府也天真認為,景氣復甦後振興計畫即可退場,然後一切自然回到正常軌道。

但事實上,經濟衰退並非外在衝擊造成,而是各經濟體內部長期累積的弊端引起。此外,各國決策者對資本主義的誤解也是導致經濟步入危機的另一原因。

資本主義的本意在維持民間企業資金流動,並藉此讓投資報酬率與實際利率維持平衡,進而同時達到經濟成長與經濟穩定。然而,1990年代末期的一連串貨幣政策卻導致利率偏低,結果正如奧地利經濟學家海耶克(Friedrich Hayek)所言,「一切只是遲早的問題」。

超低利率促使一般消費者和公司行號過度投資。換句話說,企業將「明天」的支出額度提前在「今天」使用,導致「明天」實際來臨時預算卻不堪支出,於是政府只能維持低利、繼續鼓勵支出,不知不覺進入惡性循環,終於在2007年爆發金融危機。

隨著泡沫破滅,決策者於是採行所謂凱因斯式的方案。

整體而言,這套方法或許還算正確,因為其它方法可能會導致信用緊縮,甚至帶來政治風暴。然而,如果以為龐大赤字和債務攀升可以相安無事,撐到私部門重新開始增加花費為止,那就太過樂觀了。

截至目前為止,英國政府的所作所為,無論是降低利率、調升資產價格,或是獎勵購車,都只是入不敷出、寅吃卯糧。在收益率回復上升,使企業能夠在正常的利率水準上獲利以前,沒有任何事可以回復「正常」。

如果收益率未見上升,就企圖使利率回到正常水準,很有可能會再次把經濟推入懸崖。屆時決策者不是得忍受漫長的經濟成長遲緩與高失業率,就是得因入不敷出、寅吃卯糧而原地打轉。

歷史上英美都有曾經成功控制高額負債的紀錄,而其原因不外企業創新(英國是在拿破崙戰爭之後,美國則是在兩次世界大戰以及後來雷根的「供給面」經濟學之後),就是因為技術「追趕」(technological catch-up)(英國與西歐國家是在二戰之後)。上述兩種情形裡,收益率都上升了。

目前如欲使收益率提升,雖不是非得大力鼓吹資本主義不可,但也必然需要更多的資本主義。問題是,多數國家的政策反倒背道而馳:加強管制(美其名為「改善」實際上是「加強」)。從某些方面而言,這也是企圖以歐陸統合主義(European corporatism)取代英美資本主義(Anglo-Saxon capitalism)。

(陳穎芃、林佳誼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