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積仁(新華社)
梁昭賢(央視網)
譚躍(央視網)
沈文榮(央視網)
俞敏洪(新華社)

(文接A8版)

劉積仁 軟實力崛起東方

(東軟集團董事長兼總裁)

獲獎理由:「軟」實力,硬道理。18年探索,崛起東方。他將中國「芯」嵌入全世界。

他是中國軟體業的領軍人物,劉積仁如一枚硬幣,具有兩種表面看來截然相反的性格特性。一面是典型的學者風範:舉止溫和,談吐有素,思維縝密,理論性、邏輯性極強;另一面則是明顯的商人特徵:頭腦精明,反應敏捷,深諳人情世故。

東北大漢劉積仁,1980年從東北工學院(現為東北大學)自控系畢業後,同年8月考取東工計算機系研究生,1987年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後,成為中國第一位計算機應用方面的博士,隨後被破格提拔為教授,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教授。

劉積仁與軟體巨擘比爾蓋茲同年生,有人戲稱他為「中國的蓋茲」,他的東軟軟件園也被視為「東方矽谷」,但他卻說,「東軟決不做中國的微軟」。東軟是什麼?很難說清楚,因為它的業務五花八門。在中國聯通、中國移動、中國網通的業務系統中,在中國公安部的人口數據庫建設中,在中國5000家醫院的診斷設備和IT系統中,在國家信息基礎設施的重點行業和領域,東軟的身影似乎又無處不在。

梁昭賢 變局中營銷創新

(廣東格蘭仕集團總裁)

獲獎理由:面對危機,他帶領格蘭仕積極進攻,與此同時積極調整商業營銷模式,在賣場上、貨架上,基本上出現的高中低端大部分的產品都是格蘭仕生產的。

在變局中,梁昭賢所引領的製造業發展邁出驚人的一步,在金融危機下梁昭賢堅持積極進攻,在逆勢中讓「危」轉為「機」。去年此刻,他提出的積極進攻領航戰略成為人們矚目的焦點,甚至遭受質疑。但是從格蘭仕的數據顯示,他戰略的正確性:微波爐等各個品項在中國市場占有率也都增長,其中空調等同比增幅超過120%。

「我們要注意金融危機的變化,要大規模吸收發達國家的人才,因為那是金融危機給我們的最大機會,人是生產中最重要的因素,我們吸引歐美的研發人才,如果掌握世界高端人才,我們就能夠掌握自己的未來。」梁昭賢說,中國企業有很多的經驗,有很好的競爭力,但在新一輪競爭當中,中國企業營銷要創新。

譚躍 出版業創意先鋒

(鳳凰出版傳媒集團董事長)

獲獎理由:他是文化產業的創意先鋒,飛越體制的關山,歷盡市場的考驗。他以一連串大刀闊斧的改革,構建起中國出版界第一個百億集團。鳳凰從此涅槃。

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始於1953年組建的江蘇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在江蘇省出版總社的基礎上成立江蘇出版集團,鳳凰出版傳媒集團由江蘇出版集團更名而來。集團融圖書、報刊、電子音像、網絡等出版物的出版、印製、發行、物資供應、對外貿易於一體,是中國出版行業的龍頭企業。

關於發展,譚躍認為,跨上「百億」平台,我們一方面在思考百億意味著什麼,另一方面也在研究百億以後怎麼辦。通俗一點說就是:「百億怎麼看,百億怎麼幹。」在成為百億集團之後,我們的新目標是要做文化產業的戰略投資者。鳳凰集團要實現目標將朝三方面發展:第一,跨地區──從江蘇走向省外;第二,跨媒體──從書業向其他媒體和相關多元產業的轉變;第三,跨所有製──在國家對民營書業政策調整下,積極地將與民營書業的競爭關係,轉為競爭合作關係。

沈文榮

鄉鎮企業演傳奇

(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

獲獎理由:在全行業集體低迷的背景下,他卻演繹著鄉鎮企業變身500強的傳奇。他有草根的韌性,鋼鐵的堅強。他用34年的錘煉告訴人們:光榮是怎樣煉成的。

在沈文榮的帶領下,沙鋼集團目前已成為國內最大的電爐鋼和優特鋼生產基地、江蘇省最大的企業集團、全國最大的民營鋼鐵企業。2008年完成煉鐵1877萬噸、煉鋼2330萬噸、軋材2057萬噸,實現銷售收入1452億元(人民幣,下同)、利稅148億元;粗鋼產量名列全球第10位。沈文榮目前擔任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總裁、黨委書記,並兼任中國鋼鐵協會副會長、全國工商聯冶金業商會會長、江蘇省民營促進會常務副會長,中共17大代表。

在金融海嘯之後,持有沙鋼集團29.8%股權的沈文榮,以200億元人民幣的財富規模,一躍成為今年新財富500富人榜的新科狀元,這也是7年來傳統製造業富人首次問鼎中國首富寶座。

俞敏洪 中國最富有老師

(新東方教育集團董事長)

獲獎理由:一個曾經留過級的學生,讓無數學子的人生升級;他從未留過洋,卻組建了一支跨國的船隊。他用26個字母拉近了此岸和彼岸的距離。胸懷世界,志在東方。

2006年9月7日,俞敏洪在紐約證交所敲響了上市鐘聲,新東方作為中國首家教育概念股受熱捧,股價上漲強勁。該股截至今年11月23日的收盤價為72.33美元,較15美元的首次公開募股價上漲了3.8倍多。而持股31.18%(4400萬股)的俞敏洪個人財富也水漲船高,如今有著30多億人民幣身家的他是中國最富有的老師。

坐擁數十億身家的俞敏洪卻一直沒放下自己「俞老師」的稱呼和夢想。繼新東方之後,他開始策畫重新拾起自己的辦學夢──辦一所非營利性質的民辦大學,讓農村孩子也能接受一流的大學教育。俞敏洪坦言,這是他今後最想做的志業,也是促使其做好新東方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