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官員在大學兼職漸多,圖為南京理工大學學生聽課的狀況。(新華社)
▲大陸國家文物局長單霽翔。(取自中國文聯網)
▲北京市副市長陳剛(左)受聘清華大學兼職教授。(取自清華新聞網)

▼▼近年來,大陸現任黨政官員到大學兼職現象日趨普遍。這種現象,引起社會普遍關切:是否會違背公平競爭原則,造成資源分配的不公。

大陸官員兼職大學教授,可追溯到80年代中期。90年代以來,隨著大陸一些部委與部屬大學聯合辦學,部分官員開始擔任兼職教授。高等教育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到大學兼職的官員也逐漸增多,並成為一個特殊的群體,在網上則已招來一片批評之聲。

這種畸形發展,到了今年似乎更為嚴重, 《瞭望》新聞週刊報導,僅在11月一個月之內,就有三位現任黨政官員,先後被北京清華大學聘為兼職教授。

據瞭解,這三位黨政官員分別是:大陸國家文物局長單霽翔、北京市副市長陳剛、深圳市政府黨組副書記劉應力,除劉應力外,其他兩位均為清華校友。

黨政官員熱衷到大學兼職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黨政官員除了到知名大學兼任院長等職務,還在多所大學兼任教授或博士生導師。因此,一些地方的大小黨政官員,也上行下效,紛紛到大學兼職。

《瞭望》指出,現任黨政官員熱衷到大學兼職,似乎強化了大學「官本位」(把官當成一種核心的社會價值)現象,事關市場經濟的公平競爭原則,也關係到新的社會分配不公問題,這已經影響大學教學科研與學術精神的健康發展,應當引起高度重視。

僅在今年內,除前述3人外,之前還有多位現任黨政高官受聘到大學兼職,分別是11月18日,大陸國家知識產權局長田力普受聘為中國人民大學兼職教授;5月29日,大陸全國政協副主席厲無畏受聘為華中科技大學兼職教授;2月26日,大陸國家發改委發展規畫司長李守信受聘為浙江大學兼職教授……

其實,此前,大學也曾流行請兩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當兼職教授,當時就曾引起專任教授的抨擊,認為大學請院士做兼職教授,可有下列好處:一是提升學校知名度,在評鑑中獲得加分;二是有利於爭取各種資源;三是利用院士在各方面抑制競爭對手,這種抑制也造成很多的不公平。

手握權力資源 易有利益交換

據瞭解,到大學兼職的黨政官員,主要有兩類情形:第一類是原本在大學教書和擔任領導職務,轉任黨政機關領導後,仍在大學兼職;第二類是在黨政機關任職,受聘到大學兼職。

就以往的資料分析,第二類情形更為常見。有些地方甚至以黨的形式要求官員到大學兼職。日前,廣東省實施「百名客座教授制度」,有一百名廳局長、處長被挑選兼職省內各大學客座教授,便是一例。

多項資訊顯示,大多數大學領導非常贊同有學術成果的官員到大學兼職。他們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透過這些黨政官員的言傳聲教,可使學生得到更多的實際工作經驗。而在大學兼職的地方黨政官員,他們多數的說法是--受聘於大學,是一種榮譽,也是一種責任,自己會為大學的發展貢獻一份力量。

但對於官員到大學兼職,社會卻發出不少質疑和非議。他們普遍認為,現任黨政官員是公權人物,手握權力資源,到大學兼職,容易導致與大學「利益互換」。

對於黨政官員到大學兼職其間的「潛規則」(不成文的黑箱操作),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系張鳴教授就曾經一語道破:「部長、市長、書記做兼職教授,甚至帶博士生的事情,正方興未艾。學校眼裡看到的,恰是官員手中權力所能給學校帶來的好處。」

培養「弟子」 儲備人脈資源

有的官員到大學兼職,也是衝著「學者型官員」的美譽和名分而來,人民大學教授顧海兵在其部落格中指出,黨政官員擔任兼職教授,從官員角度看,是借助於自己的權力、名分 (表面上當然不是權力,是學問,是所謂的學者型官員)獲取大學的兼職教授,就得到了一種學術榮譽,就可以把自己看作是「儒官」,消除部分人對純官的低評價。

再者,如果這個兼職教授還能像校內真正的教授一樣,招收碩士研究生,乃至博士研究生,則既可以滿足做導師之願望(所謂博導,比教授還厲害),還可培養提拔一批「弟子」,為自己的「圈子」儲備更多人脈資源,可謂權、名、利三收。

(文轉B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