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近年群體事件在數量、嚴重性和影響力等方面都趨於上(本報資料照片)升。圖為去年6月28日貴州甕安事件。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所長李培林說,現在比較突出的一個問題是群眾事件的發生,今年的群眾事件仍保持著多發態勢。社會學家把這類事件叫做「非階層性的、無直接利益的群體性衝突」,「非階層性」是說參與的人群來自社會各個層面,「無直接利益」是說參加群眾事件的人和事件本身沒有關係。

屢屢出現「非階層性的、無直接利益的群體性衝突」,應高度警惕。在一些此類群眾事件中,不少參與的群眾,本身並沒有直接的利益訴求,只是因為企業改制、房屋拆遷、土地徵用、集資等問題損害了這些群眾的權益,又長時間得不到解決,導致民怨太深。石首事件、甕安事件、廣安醫療事故衝突、江蘇金壇集資糾紛等群眾事件就是這樣。

「無直接利益衝突」貌似不易理解,在當下的商品經濟社會,誰還有心思管別人的閒事,誰還會「無事」找事?可是人與人之間、人與政府之間總有各種利益關係存在,只要參與「衝突」,就一定有參與的各種理由,而且往往還很充分。事實上,在「無直接利益衝突」背後,有「直接利益」的影子。

「直接利益衝突」往往只要化解了衝突一方心中的「塊壘」,就容易解決。而「無直接利益衝突」往往沒有具體的責任者,其矛盾焦點主要集中於權力部門,比如政府機關門難進、話難聽、事難辦;徵地補償、下崗分流、房屋拆遷等對底層群眾利益的損害不在少數。

儘管「無直接利益衝突」是多種原因促成的,但正如專家所言,政府沒有把「人」當成工作中心和公務員漠視群眾利益等不積極作為,是導致「無直接利益衝突」的根源。

雖然「無直接利益衝突」不是當前社會的主要矛盾,但絕不能無視和放任這種衝突,因為當今社會有適宜這種衝突的存在土壤,而且它很容易「升級換代」。這就要求黨政服務機關和公務員,把人民群眾放在第一位,著力解決「無直接利益衝突」等不利於社會穩定的問題。

(摘錄自《中國青年報》2009-12-23,作者張魁興,原題《無直接利益衝突背後有利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