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街面清潔,展現城市文明,不惜對狗大開殺戒,貴州省思南縣的舉措,引發了社會熱議。該縣城負責人稱:這是為了大多數人,並且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城市建設中濫行「殺狗令」,思南不是始作俑者,就在前段時間,漢中屠狗風波、黑河「見狗即殺」令,都相繼引起過軒然大波。

對狗屠刀相向,多是假「文明」名義以行之。從各種澄清、解釋中,可以窺見某些決策者的管理思路:流浪犬遊走街頭,既不衛生,也影響了城市形象,與城市文明建設不能兼容,所以應一屠了之,省得麻煩。

毋庸置疑,放狗自流,信「狗」由韁,造成的狗害不容小覷,所以若不加規範,公眾安全感的下降就無可避免;城市管理,也就淪為了一紙空文,但這絕不是給「濫施暴行」的豁免證。粗暴地採取對流浪狗「清理」的方式,只會讓城市治理陷入「文明悖論」—— 一方面,管理者想方設法追求城市文明,另方面,卻是放任不文明的行徑恣意妄為。

「文明悖論」折射的,是城市管理上正確價值觀的迷失。城市文明主要體現在文化底蘊、風俗民情、發展水平等多個方面,而不是表象上的光鮮、和諧。可有些管理者,卻直接將「文明」與妝扮城市臉面等同起來。於是為了看起來體面,有城市準備發動「顏色革命」,準備將房屋塗成同一色調;為了「維護秩序」,小攤販們被強行驅散……城市的人文氣息、關懷倫理消喪殆盡,只剩冷冰冰的整齊、安穩。

「為文明而下殺狗令」,奉行的正是偽文明的邏輯。文明的真實內涵被曲解,人性化的道德準則在現實利益面前,變得無比廉價,而城市管理也在強力、暴力中,空剩一地雞毛。用人性的準繩去度量決策,用理性的向度為文明添磚,城市管理才不致迷失,在「文明悖論」裡打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