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基層政府疲於應付上級的各類檢查。圖為衛生部副部長劉謙2008年5月間到安徽臨泉指導手足口病防治工作。(CFP)

歲末年尾,上級部門一撥撥的檢查、評比、巡視、督辦應接不暇,大陸廣大基層幹部苦不堪言。大陸新華社旗下的《半月談》雜誌記者分別到廣西、江西、安徽、雲南等地調研,並於近日刊發文章,批評各種名目的檢查團不辦事,僅徒具形式,甚至伸手索要財物,增加基層負擔,也令百姓利益受損。

而基層政府為應付上級部門的各類檢查、督辦,想盡了奇招、怪招甚至歪招:屍體火化數量不達標,就花錢買火化條子糊弄檢查組;督辦的社會穩定事件沒處理好,就花錢買通督辦人員瞞報;計生指標沒完成,就找來懷孕的甚至三陪小姐充數,應付上級檢查……。

造假迎檢 花錢接待

造假迎檢,花錢接待,成為鄉鎮幹部的頭等大事。最近幾天,計生突擊檢查開始了。縣裡給各鄉鎮下達了超生戶「引產、流產」指標,鄉里再把指標分解到村裡。只要能找來懷孕的,不管是三陪小姐,還是未婚先孕的學生,通過打通關係都能當作超生戶來充指標。

工作人員查驗身分證等訊息時,村幹部就讓本村婦女去應付,等到上手術台再換上懷孕的三陪小姐或學生;或者幫她們辦好假證件,矇混過去。算上造假的全部費用,一個流產要花1000多元人民幣(下同),引產則要花上2000多元。

每次省級計生檢查都像打仗。省計生檢查組成員是從各市縣隨機抽取的,只要抽取工作一開始,各地便互通信息迅速準備。

上有政策 下有對策

從檢查組車輛一出省計生委大門,後面就會有市、縣的車子跟著,檢查組車牌號也會立即被各市縣獲悉。如果車子往南開,北邊縣市的就不用操心了;如果奔向北邊,南邊的就高枕無憂了。檢查組在哪個市賓館住下,哪個市下轄的縣區都會有專人入住該賓館,以便於觀察檢查組動向。

鄉鎮只要能爭取到10~20分鐘,就可以把超生戶全部裝車轉移走,讓檢查組根本看不到人,並吩咐村民不要亂說話。

接待一個省級檢查組,需花費5至8萬元,一般的縣級計生檢查組,也得花錢擺平,一個成員得給1、2千元,檢查組組長給得更多。

除了像計生這樣關係到「一票否決」的大項檢查,其他小項檢查也得花錢,如殯葬改革、土地復墾等。如果屍體火化數量不達標,就花錢買火化條子湊數,一張條子要花7、8百元,比實際火化費用還要高。

鄉鎮幹部造假賄賂,不純粹為了評優秀、得先進,因為安全生產、計生等是「一票否決」,一旦排名倒數,地方政府一級官員都不能提拔、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