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民眾的政治參與意識越來越強。北京通州區永樂店鎮37個村支書今年11月在全鎮5000多名村民面前述職,圖為選舉評議現場。(CFP)
▲中共十七大提出了四個民主: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激發了老百姓對政治民主化的期望值。圖為2007年中共召開十七大,國台辦主任王毅出席大會。(CFP)

評論解讀

大陸官方媒體《人民論壇》調查未來10年10大挑戰,共有4251名受訪者認為「民主政治改革低於公眾預期」是可能面臨的嚴峻挑戰,占受訪人數的52.3%,該選項在10大挑戰中排名第6。人民論壇記者就中國民主政治改革的方向,採訪了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以下是原文摘要。

民主政治是社會主義的一面旗幟。我國的民主政治建設通過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推動二者的互動,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增強了人們的主體意識和自由觀念,社會政治生活的逐步寬鬆和電子網絡技術的發展,為人們提供了發表言論的空間。民眾對政府政治民主化改革的預期越來高,那麼,未來中國民主政治發展是否會滿足民眾的預期,如果達不到,將會造成怎樣的後果?中國政府應該如何作為?

民眾對民主化期望升高

問:您如何看待中國的民主政治改革?

答:中國的改革是以政治改革開題的。但改革開放以後,工作重心轉移了,更多的是經濟體制改革,其他的一切改革,包括政治改革、教育改革等都是為經濟服務的。

另一方面,改革開放後,人們的思想得到解放,個性開始張揚,中國社會活躍起來,於是,人們對民主改革的期望值也越來越高。

20世紀90年代以後,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使得中國網民的人數大大增加,網絡為中國公民提供了廣闊的表達空間,公眾參與政治的意識越來越強,加之市場經濟賦予了老百姓平等、公平、競爭的意識,民眾的政治參與意識被大大調動。

中共十七大提出四個民主: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提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報告說,人民實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我監督,對幹部實行民主監督,是人民當家作主最有效、最廣泛的途徑。這是對中國未來政治路線圖的最準確描繪,激發了老百姓對政治民主化的期望值。

因此,如果不改革,將會與老百姓的期望形成巨大的反差。另一方面,中國當前的深層社會問題,比如腐敗、貧富差距等都與政治改革滯後有關。如果不解決政治改革問題,將會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政治改革如果不跟進,中國的未來將會有很大的風險。

權力與資本形成利益集團

問:可以說,改革開放30年來,政治改革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公眾的期待也在提高,您認為未來10年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答:1992年以後,權力與資本的結合越來越緊密,從上而下,形成了一個非常龐大的體系,它不是一個個別現象,而是一個強大的利益集團。他們和資本的關係千絲萬縷,兩者結合,成了改革路上的巨大障礙。改革一旦要觸及他們的利益,幾乎就寸步難行。

具體來說,第一,公權受到制約。從理論上來講,我國的政治體制是完整的,比如人大、政協、媒體、公眾,但實際上從司法上來講我們對一把手沒有制約。我們不搞三權分立,但我們要搞公權制度設計,不然社會影響很不好。

執政黨自身改革滯後

第二,政府公信力受到質疑。黨政自身的改革很滯後,如「三公」消費,公車、公款旅遊、公款吃喝,老百姓對這些意見很大。

第三,執政黨自身改革滯後。如何通過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這是今後需要努力的方向。我認為中國的政治改革不應該自下而上,而應該自上而下。上面控制,制定重大政策,但改革不一定要從上面開拓,而是從下面尋找突破口。

政治改革速度配合經濟

問:有人認為,改革是好事,但因為政治體制改革具有較大的風險性,弄不好會帶來社會的動盪不安或無序。那麼,我國的政治民主化改革的基本思路和措施有哪些?

答:政治改革是有風險的,但不改革的話,風險更大。我認為改革的思路有三點:第一,改革不能盲目冒進,過快會出現很多問題。拉美、印度都出現過類似問題,值得注意。所以,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的速度和適度要和經濟保持一致。

第二,進行可控性改革,執政黨自身要改。一方面,社會公眾對政體改革的期望值是動力,另一方面,基層社會矛盾也是改革的動力。如何上下配合,對政府來說就要動腦筋,可控性改革是非常關鍵的。

擴大基層官員直選範圍

第三,以縣為改革的突破口。按照廣東順德的做法,一是建立了黨政統合的組織架構;二是形成了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制約的權力結構;三是高效、經濟的政府運轉模式。在基層擴大黨的領導幹部直接選舉的範圍,以此推動黨內民主的發展,如縣一級可否設想縣委書記不兼任人大主任,而縣委書記和縣長由一人擔任,但必須是通過黨的代表會議和人代會選舉產生。這樣縣委書記就會對黨員、人大代表負責,而不是對上級負責。縣一級可控了,我們就能往上涉及,這就是改革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