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江陳會結束了。本次會議,因四大議題之一的兩岸租稅合作協議臨時生變,暫時無法簽署,給各方留下了不小的問號。除此之外,本次會議在討論下次江陳會議題時,雖已將ECFA正式列入其中,但與會的大陸高層官員對此卻附加說明,指下次會議不一定能簽訂ECFA協議,其簽訂時程取決於雙方協商進程,不能一廂情願。這樣的講法,又給各方帶來一個很大的「想像空間」。

從這次江陳會的結果,來推演下次江陳會的情景,會預見到一個可能出現的尷尬狀況,那就是,如果兩岸雙方在未來幾個月內對ECFA的洽簽協商,進度不如人意,以致於,到下次江陳會前夕仍無法達成協議,無法將文本提上江陳會,那屆時江陳會要討論什麼議題?雖然本次江陳會所商定的下次會議議題,除ECFA外,還有一項「智慧財產權保護」,但是,若下次江陳會無法協商及簽署ECFA,則該次會議只能協商簽署智財權保護,必會引來社會對其之負面觀感。

兩岸雙方耗費了龐大人力物力去舉行的江陳會,如果只協商簽署一項議題,那對社會實在不好交待。也許,主事單位可以臨時找出一批議題,來把議程填滿,但這種「為開會而開會」的「硬撐場面」做法,恐怕會招來社會更多的批評。

明白地說,江陳會目前因議題安排已不若以往順暢,其實已走到全面彈性調整會議形式的節骨眼。未來似乎沒有必要再拘泥於「每半年舉行一次」、「輪流在兩地舉行」、「會議地點從首善之地走向其他城市」等場面性規劃,而應轉為「實用主義掛帥」。也就是,揚棄繁瑣的儀節,轉而鎖定實際問題的解決。因此,明年的江陳會,可以鎖定ECFA,也就是把會議時間,訂在ECFA完成全部準備工作之時。在這樣的安排下,ECFA若一月份完成準備,二月就可舉行江陳會,進行簽署。反之,若ECFA準備工作拖延到下半年,那下次江陳會就放到下半年舉行。無論如何,下次江陳會應該是專為簽署ECFA而開的,一登場就表示ECFA水到渠成了。如此必能得到社會的喝采。

換言之,下次江陳會不必一定要循舊慣,即非在上半年內,近年中的五、六月舉行不可。除此之外,下次會議舉行地點之城市,也不必再花費心思去作政策性推敲及選擇,只要方便舒適安全就好。而更重要的是,那些煩瑣且勞師動眾的送往迎來、會見參訪、詞藻堆砌,未來能免則免之。如此會讓賓主雙方皆不勞累,民間的議論將減少,甚至反對派群眾也將少了面對面抗爭機會,使社會少一些動盪不安,不再因每次江陳會而造成「定期緊繃」。

江陳會形式如此的調整,本質上是「與時俱進」,並不是過去的做法有何錯誤。過去一年半的兩岸關係,是處在「營造氣氛」的階段,雙方需要一連串的熱鬧與賓主盡歡場面,來加強彼此的心理融洽,作為未來充分達成共識以及建立互信的基礎。

關於這方面,過去幾次江陳會確實已做出顯著的貢獻。兩岸關係之能平順地發展到現在的程度,其背後有江陳會的不小功績。只是,兩岸關係現在已經走過「互動氣氛導向」的階段,進入「實質議題導向」的境界。雙方之間將要面對一連串牽涉實質利益分配的議題,因而相互「折衝」的情況將比以前顯著增加。所以,兩岸雙方理當不必再耗費心力去營造「場面」,而應更專注於實質問題的妥善解決。

這次江陳會中,兩岸租稅合作協議之觸礁,說明兩岸雙方實質利益分配問題已經凸顯出來了。這類問題的解決,不能靠鑼鼓喧天、歡聲笑語的場面,而有賴雙方權責單位週詳準備、坦誠溝通。那是一道深奧的「過程」,而非一個五彩繽紛的「場景」。

而眾所關心的ECFA,無疑蘊涵著兩岸雙方間最大的實質利益分配因素,甚至牽涉兩方各自內部產業與產業間的利益安排。ECFA協議若能在明年簽署,則兩岸經貿合作的建構即告確立。如下次江陳會即是該項協議的簽署場合,則該會議的形象將更加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