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華

做生意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開咖啡廳不像咖啡廣告那麼浪漫。當她不在咖啡廳,並不是在去咖啡廳的路上,而是在去銀行的路上。很多帳單要繳,她的廠商不會送她甜點略表心意。

她一直想開店。

最早是跟朋友合開一家小酒吧,三個月不到就因為意見不合而拆夥了。後來開了咖啡廳,因為房東要漲房租而收了。幾年後開了花店,受不了美麗的花會惹來醜陋的蟲。現在開了一家女性內衣店,生意跟內衣用的布料一樣稀少。

店收掉了雖然各有原因,但根本還是因為生意不好。酒吧第一個月很熱鬧,因為她到處撂朋友來。但朋友也就那麼多,來了一輪後大家就不來了。一些朋友以為是受邀來參加party,當她最後把帳單拿上來時,非常尷尬。「有打折嗎?」朋友問。「不好意思,我有合夥人……」她無奈地說。

後來自己做咖啡廳,業務就要獨扛。任何男女朋友要約她,她一定約在自己的咖啡廳。結束之後,照規矩買單,頂多多送一份甜點略表心意。一個追她的男人買完單後說:「妳是在跟我談戀愛,還是做生意?」

做生意不是她想的那麼簡單,開咖啡廳不像咖啡廣告那麼浪漫。當她不在咖啡廳,並不是在去咖啡廳的路上,而是在去銀行的路上。很多帳單要繳,她的廠商不會送她甜點略表心意。

「為什麼要開店?這些店都賺不了錢!」我問。

她說:「我的朋友都很羨慕我開店,說我完成了每個上班族的夢想。」

「他們說的倒容易!」我怎麼沒看到他們來消費?甚至在他們領到五個月的年終獎金之後!」

大家都不想當上班族,但大家都想領年終獎金。為了領年終獎金貼補店的虧損,開女性內衣店時,她同時在大公司上班。請來顧店的小妹沒經驗,常在她上班時打來問問題。同事在做簡報,她在一片漆黑中溜出會議室,站在門外,壓低聲音幫店員補習。

「我喜歡開店的原因,是因為在店裡,一切我可以做主。」

我點點頭,了解她的心情。很少上班族能夠做主,在公司常像在做客。被老闆騎在頭上,折腰折到變成一輛小摺。誰不想偶爾有話直說,建立自己的小王國?

「但其實就算自己開店也沒辦法完全做主。事情交待下去,店員執行出來完全走樣了。」她感嘆。

她生日那天,在公司加班到十點。然後我們在她的內衣小店見面,我把白天在她店裡買的內衣,送給她做為生日禮物。她把店門拉上,在窗前點起蠟燭。那一刻,連很實際的我也覺得開店是浪漫的。能維持多久?我不知道。但此時此刻,就享受這燭光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