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拚才會贏大東山珠寶的呂家由澎湖漁村發跡,進軍國際舞台,成為知名的台灣精品,么女呂華苑指著父親呂清水生前鍾愛的珊瑚藝品,侃侃而談家族的傳奇故事。(許正宏攝)
愛拚才會贏大東山珠寶的呂家由澎湖漁村發跡,進軍國際舞台,成為知名的台灣精品,么女呂華苑指著父親呂清水生前鍾愛的珊瑚藝品,侃侃而談家族的傳奇故事。(許正宏攝)

享譽國際的台灣品牌「大東山珠寶」,是全球最大珍珠和珊瑚供應商,全球年營業額逾二十億元,這個龐大的珠寶王國發跡於澎湖小漁村,創辦人呂清水一生大起大落,曾負債累累,卻能東山再起,如今十一個子女與後代散居世界各地,堅持不分家,傳承第一代的拚戰精神,立志讓台灣精品走入世界舞台。

呂清水的么女呂華苑坐鎮在光鮮亮麗的南京東路門市部,她意氣風發分享大東山集團佈局全球的各個據點,帶著滿是自信的神情,但回想當年家境窮苦潦倒,總有說不出的感傷,她年幼時還差點被送到救濟院領養,最後還是留在「大東山家族」,就算苦,還是一家人,總也走出一片天,以下是呂華苑娓娓道出家族的傳奇故事:

問:妳對父親的印象為何?他早期經營的事業很成功?

答:我父親身高一百八十公分,長得很灑脫,澎湖鄉親對他生前的印象,他常常一大早就騎著一台腳踏車,沿著海邊巡視漁船和漁具,工作很勤奮,他是第一屆澎湖水產學校第一名畢業,畢業證書還是第一號,早期也組裝澎湖第一艘電動漁船,三十六歲時就當上漁會理事長,也擔任過兩任縣議員。

風災加上父作保被倒 家境驟貧

在全盛時期,家裡有數十艘漁船,他還引進台產裕隆馬達和日製的久保田馬達,也是遠東漁網澎湖地區總代理,經銷美國奇異牌和日本東芝牌漁船專用燈泡。父親個性豪爽,為人重義氣,家裡常常就是賓客雲集,成為地方的公共論壇,我從小就要學著奉茶,和客人打招呼。

問:你家後來為何變成窮苦潦倒?

答:一九六一年葛樂禮颱風肆虐澎湖,父親損失了全數漁船,又幫漁民借款作保欠下數百萬元(當時每人的年均所得約五百元),房子、家產都被查封,只剩一台縫紉機,父親還為此曾被收押看守所,最後因違反票據法被判罰金,所以母親交代我們不能幫人家作保,也不能去賭博。

母曾送二女到救濟院 後又領回

我父親在看守所時,祖父又過世,家裡窮到沒有錢買棺材安葬,小孩又多,總共有十一個子女,母親一度想把最小的我和姊姊華娟送到「仁愛之家」救濟院,讓人家領養,不必跟著受苦,不過,最後於心不忍,才又把我們帶回家。

問:父親在最低潮時如何面對?妳和父親有哪些鮮為人知的互動故事?

答:父親始終不屈不撓,又從珊瑚加工業起家,成立「珊瑚貝殼加工廠」,創立了大東山珊瑚珠寶公司,後來也在台北設廠,舉家因此搬遷到台北,逐漸拓展珊瑚珠寶事業,他常說:「他是戰敗將軍,但不是失敗將軍,戰敗將軍跌倒了,還會站起來,失敗將軍失敗了,也就完了。」

父親晚年時,因為腦瘤開刀,雖然切除了腦瘤,身體行動卻不方便,但他還是很在意事業,家人都會攙扶到門市櫃臺旁的「特別座」,他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常有老顧客會前來寒喧問暖,他也有指揮全局,穩定軍心的作用。

我小時候常覺得與父母親比較有距離,父親病倒時,我還是高中生,在病床旁幫他抽痰,並照顧他生活起居,幫他刷牙,彼此距離也縮小了,關係更親密,從前以為父親是龐大的巨人,但後來發現,其實人一旦生病,也都有脆弱的一面。

父自喻戰敗將軍再起 資助多人

問:妳從小就在珊瑚工廠長大,對這樣成長過程有何印象?

答:我們是「家庭即工廠」,當時南京東路三段八十九巷三弄是知名的珊瑚巷,家裡的員工有兩、三百人,我父親招收很多學徒,來自全台各地,也照顧很多澎湖鄉親和身心障礙者,他總是希望能教給他們一技之長,有一天也能獨當一面,自己當老闆。

工廠員工和我們就像一家人,大家一起上工,一起吃飯,一起生活,我下課回家後就是開始當小童工,記憶中聽到收音機傳出廣播劇的聲音,母親總愛一邊工作,一邊講忠孝節義的故事,鼓勵員工向上向善,把所有員工當成自己的子女,她還會撮合男女單身員工,老闆娘兼媒人。

同時接觸顯貴與勞工 學會惜福

問:童年的貧困經驗,對妳人生有無特別的歷練?父母親對妳最大的影響?

答:我小時候,為了協助父母親曬魚乾,並沒有機會上幼稚園,不過,只要一有捕撈魚貨上岸,我就負責到處去找鄰居婦女來打零工,猶如「小工頭」,反而造就隱形的領導性格,也培養了溝通協調能力。

從小在工廠長大,父母親敦厚認真的身教時時影響我,因為出身珊瑚珠寶業,不但接觸達官貴人,也和基層勞工一起工作,父母親總是提醒我,不能輕看每個人,這也讓我懂得放下身段,珍惜身邊的人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