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廿五日楊崇森律師〈法律能准不養父母嗎?〉投書,我的回應是為何不可?楊文說的都對,可是有些事實並沒有陳述,作者沒親身感受過受害子女的痛苦。

我從小被生母棄養,四十年來她從未聞問,如今竟告我須付扶養費。是什麼樣的父母會告自己的兒女呢?她與家父離婚後即再婚,目前她自己也有三位子女,並非無人奉養。可是法律規定我是她的直系血親,即須共負扶養之義務,這種法律不該修正嗎?(因為我有被遺棄我的生母和她的子女共同勒索的感覺)。只因她生了我,就沒有是非了嗎?

我必須屈就於法律規定,必須扶養形同陌生人的生母,而她帶給我的不堪的回憶和心理創傷,就沒有法律可管?楊文中指出將會造成社會上的道德淪陷,但我相信這條法律的增修,不但會提醒父母同樣對孩子有扶養和教育的義務,也可讓社會家庭的倫理道德更臻完整和合乎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