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廖偉棠

莫須有的罪也莫須判他們想把你在每一篇檄文中刪除使你成為真正的莫須有先生。

他們從永定河中撈出空氣凍成的白骨

給你做了莫須有的鐵窗、莫須有的枷鎖,

卻沒想到你從白骨裡蘸墨

畫出了夢裡人焚燒的春閨餘燼。

在這餘燼國度,人和鬼

都逆著狂風找尋亂灰上莫須有的腳印

猶幸總是一場冰接著一場雪來把它們封存。

崑山下人們駐馬、繫船,在冰中

在飲冰的口中燃你的名字取暖,

馬凍成了石馬、船傾覆成墓、浪成荒草

火焰卻隨冰吞下,煉為腹中劍。

奇字歷落蛟龍盤,如大雪

呢喃無盡檄文,把莫須有寫遍。

我等天地為家、風作床,耐得住百般搜查

獄卒仍在狂歡,他們的笑聲已經嘶啞

先生!此刻靜極,只聽得積雪草下

驚蟄的蟒蛇窸窸、鬼魅宵徵、

燕市上爆裂了春酒一埕。

楚囚從容,讓我們把這烈夜一盞盞飲盡。

2009.12.9.劉先生被囚一周年

名家小檔案

廖偉棠,香港作家、攝影師、自由撰稿人。曾任書店店長及雜誌編輯。屢獲華語地區重要文學獎。曾出版詩集、小說與攝影集等。重要著作包括《永夜》、《波希米亞行路謠》、《苦天使》,攝影集《孤獨的中國》,小說集《十八條小巷的戰爭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