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長王建煊一句「公務人員多笨蛋」,各界議論紛紛。在筆者看來,台灣的公務員非僅不笨,反而聰明有餘,否則怎可從擠破頭的公職人員考試中脫穎而出?又如何能身處複雜而僵化、冗贅且無效率、官大絕對學問大的行政系統裡仍「安然自得」地工作一輩子?

據統計,民國九十八年的高普考錄取率為一.一八%,可見要擠進公家窄門有多困難。而自民國八十六起,高普考錄取者的教育程度逐年攀升,大學以上學歷幾乎佔了總錄取人數的九成以上,且碩、博士學位愈來愈多。這般考試水準之高、錄取之難,絕不遜於古代的科舉,能登金榜者若非聰明絕頂,就是學識豐贍之士,怎可能會是笨蛋?再者,公務人員每天為政府處理千頭萬緒的百姓庶務,不僅凡事需照法規行事、程序上必須小心毋能出錯,更要協調溝通各部門間複雜糾纏的權責異見、應付主管定期或額外的要求與考核,若非EQ高人一等,如何能持續「敬業不懈」?

既然IQ、EQ都在人上,何以王院長要說公務員多笨蛋?推測原因可能有二:第一,他覺得多數公務員都沒有他聰明;第二,咱國家的行政效率委實太差,政府推出的很多政策與措施、面對民怨的反應都令人不敢恭維。以王院長過去的言行來推敲,第一個原因當不可能,所以第二個應是最合理的解釋。

然則為何每年有那麼多「優秀」的新血進駐公務單位,政府的各項行政作為依然烏鴉鴉,老是令百姓怨聲載道?推究其原,無非是制度僵化、官場顢頇所致。換言之,公務員本來並不笨,是台灣的公務文化讓他們變呆裝傻。

公務人員的天職是依法行政,這本不錯;問題就出在台灣公家單位所遵循的「法」,往往僵化而不知變通、繁複而相互矛盾。原本一件在民間機構屬於簡單的事,進了公府就因「楣楣角角」而處處掣肘,搞得洽公的累、辦事的也累,效率之差,令人咋舌。

公務人員另一個天職是「聽令行事」,偏偏咱政府裡主管其事者多半是明知冗贅卻不思改進(而大家也別忘了,這些主管幾乎是從受僵化制度傷害的基層公僕幹起的)。公家單位自有一套「特殊」的考核制度,一般公務人員若要確保年功俸逐級升遷,最好不要任意挑戰手操考核大權的上級主官。如果你太聰明、太有意見,「功高震主」的下場自然不會太好。久而久之,公務人員乾脆養成「官大學問大」、「你說我做」的消極心態,彷彿傀儡般抽一下才動一下,腦袋長期被動的結果,豈能不變笨?

因此,王院長若嫌台灣公僕笨,應該好好發揮監察院的功能,徹底矯正台灣公部門制度僵化、主官顢頇的問題,才能讓原本聰明的公務人員回復本色。(作者為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