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歐巴馬收到他的聖誕節禮物,最難纏的參院,終於通過了健保改革法案,這當然是歷史性的,因為是一九六五年以來、美國國會首次通過健保改革;但另一項史無前例,就算不上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兩黨空前激烈對決,竟然罕見的出現一票未跑的情況。

由於台灣列寧式、剛性政黨屬性,我們習慣國會政黨表決要服從黨意、一票不跑,但是,對美國的柔性政黨而言,他們習於某種程度的跨黨派投票,評論者多會認為,政黨間如此激烈對立,這個國家一定出了問題。

這次的參院表決,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曼都相當關切,他之前痛批參院獨有的filibuster(費力把事拖)議事規則,必須要絕對多數的六十票,才能克服任何一位參議員的議事杯葛,相當不合理,因為這形同立法採絕對多數決,他建議應修改議事規則。

filibuster制度存在將近百年,為何到現在才成為問題?事實上,反對修改制度的人認為,正由於過半政黨很少能大勝拿下六十席,因此filibuster可以迫使執政黨必須與在野黨合作,找出共識,法案才出得了參院大門。不過,現在filibuster不但不能迫使政黨合作,反而讓執政黨一事無成,歸根究底,問題不在議事規則,而在美國激烈的黨派對立。

其實,自開國以來,美國就是黨派激烈對立的,為何現在特別嚴重?美國資深政治記者Ronald Brownstein在《第二個內戰》一書中區分美國近百年來政黨對立的三種型態,第一種是十九世紀末到一九三○年代,美國雖然嚴重對立,但是贏家都掌握絕對優勢,因此運作沒問題;自一九三○年的羅斯福到一九六○年的甘迺迪時代,兩大黨雖勢力相當,誰也沒有絕對多數,但並未嚴重對立,經常跨黨派合作,運作起來也沒有問題。最嚴重的則從一九九八年柯林頓末期到小布希時代,兩黨不但價值極端對立,而且勢均力敵,正是大家所形容,五十對五十的社會。

麻煩的是,政黨、選舉可以五十對五十,但是治國卻不能對半分,像全民健保、預算赤字等問題,都必須靠政黨合作解決,否則任何一黨都不敢做出會得罪選民的決定,克魯曼更擔心的是,美國目前的處境前所未見,政黨耗費在對立上的時間成本,可能會高得驚人!

和美國比起來,台灣更是個五十對五十的社會,我們面對的問題也可能更棘手,如東亞經濟整合、中國崛起、全球暖化等,都不是國民黨單獨一個政黨的問題,對於聲勢已逐漸上漲的民進黨而言,他們要杯葛執政黨提出的任何政策之前,也許要想一想,將來國民黨也可以這樣杯葛,讓民進黨一事無成!

與其走到那一步,還不如在台灣關鍵的問題上,適度與國民黨合作,將來的受益者,可能正是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