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妻子陳嘉君抗議政府紀念汪希苓動作不斷,昨天到監察院陳情,要求監委調查,到底是誰同意用國家公帑紀念殺人犯,她還點名前文建會主委黃碧端、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主任王壽來、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負責人朱瑞皓應該負責。監委黃煌雄表示,他曾到現場看過,感到非常驚訝,「任何了解歷史的人都會有如此感受。」

黃煌雄表示,目前正在調查景美、綠島兩園區的使用狀況,已發現有「定位不明」的缺失。日前他也到景美園區視察,看到汪希苓特區,「我感到非常驚訝」!他說,任何了解歷史的人都會驚訝,這就是園區定位不清楚衍伸出的問題,他將申請自動調查,釐清責任。

陳嘉君向監委陳情時批評,「如果汪希苓為了忠黨愛蔣就可以暗殺別人,陳水扁為了建國貪汙為什麼不可以?」今年八月,文建會聘請國策顧問許博允擔任顧問,許博允在會議中得知有「汪希苓特區」的規畫,當場表達強烈反對意見,甚至撕毀顧問聘書。但文建會九月還是按照計畫上網招標。

文建會在招標文件中寫明,要用藝術詮釋汪被軟禁的意涵,並在汪希苓大事年表上,使用「下令制裁江南」的用語。陳嘉君強調,從規畫到用詞都在刻意扭曲歷史,政府還堅持展出一四一天,形同對受難者砍一四一刀。

陳嘉君批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用裝置藝術公然紀念恐怖暗殺的殺人凶手,美化暗殺行為是「制裁」異議作家,相關的藝術表達中沒有看到對恐怖暗殺的譴責,「難道政府在世界人權紀念日要彰顯的是暗殺劊子手的內心世界?」

黃煌雄表示,當初人權立國的一片好意,卻沒有和政策執行者接軌,「現在的團隊對整個歷史缺乏基本了解,沒有蹲點,定位不清,一片好意卻出現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