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吳市場的吳敬璉。(中新社)

大陸權威財經作家吳曉波的新書《吳敬璉傳》(書名暫定)將付梓。一九八九年全大陸瀰漫著朝計畫經濟班師回朝氣氛中,吳敬璉大膽堅持,不是市場經濟出問題,而是市場取向改革不夠堅決,還與左派在總書記江澤民面前公開對槓,展現中國經濟學家的良心,為中國經濟吶喊,打贏他獲得民眾敬重的首仗。

現年四十一歲的吳曉波現為《東方早報》浙江站副社長,是大陸知名財經記者與作家,其二○○一年出版著作《大敗局》,被評為影響中國商業界的二十本書之一,今年還獲選《南方人物週刊》年度中國青年領袖。

吳親身口述 吳曉波作記錄

吳曉波在今年八、九月間,對吳敬璉完成約廿多個小時的口述記錄,以此為本著書。昨預先披露吳老被稱為吳市場的前後由來。一九八八年初,吳敬璉原接受中央委託,提出中國經濟改革可以叫「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並獲中央認可。但隨著物價改革失利,大陸八九年經濟發展速度降到七八年以來的最低點,全國一派蕭條氣象,對市場經濟的研討全面停滯。

在此背景下,吳老與「計畫派」有了第一次激烈交鋒。八九年十一月七日,吳敬璉接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通知至中南海開會。吳敬璉在口述中回憶,會議一開始,發言的是財政部財科所前所長許毅,他認為社會動盪的根本原因是經濟改革出了毛病,本應計畫取向,卻搞了市場取向,導致重複建設、通貨膨脹、貪汙和諸侯經濟等等這麼多的問題,頭頭是道發言了一個半小時。

接著就是吳敬璉發言,對於那種認為腐敗等現象都是由市場取向改革造成的看法,他不能同意。市場經濟是基於競爭的立法,「雙重體制下的經濟既是貨幣經濟,又有行政管制,權力有價,於是產生大量尋租行為,這才是腐敗蔓延的原因」,許毅突然打斷其發言,「這一點我和你絕對對立」。

當江澤民面 舌戰左派許毅

吳敬璉也說了一個半小時,講完後在座者面面相覷,鴉雀無聲,因為他的觀點等於把自己打成非主流,與中央唱反調。就在他與許毅展開論戰的同時,全大陸正展開一場針對民營經濟的整頓運動,在公開報刊上,種種反對市場化改革聲音甚囂塵上。

另一場關鍵性論戰很快來到。一九九○年七月五日下午,總書記江澤民在中南海召開經濟問題座談會,十多位經濟學家應邀出席,其中有薛暮橋、劉國光、蘇星、吳樹青、袁木、許毅、吳敬璉等,總理李鵬和政治局常委喬石在座。

與去年一樣,許毅還是打頭陣,堅持反對市場化取向的主張。吳敬璉又是第二個發言,他說,你說的那些現象都有,但原因是市場取向改革不夠堅決徹底。「計畫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這個口號不妥當,應明確為市場經濟」。

這時,袁木接著吳敬璉的話說,中央從來就沒講過「市場經濟」,吳敬璉提醒他,陳雲一九八一年就用了計畫經濟與市場經濟相結合,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時也講了市場經濟,為什麼這詞不能用?「大家都看了鄧小平講話的錄影,既然他都認為可這麼說,為什麼我們這麼講就大逆不道了」?

鄧小平採納 博吳市場稱號

更有人當著江澤民面提醒吳敬璉,計畫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提法是中央定了調,只能討論怎麼結合,不能討論這提法本身。但吳敬璉還是堅持講完自己的意見。

吳敬璉持續堅持走自己的路,當年十一月,他對大陸未來十年改革提出三種思考方案。第一種方案就是退回中央集權的計畫模式;第二種方案是大膽推進市場取向的改革;第三種方案是維持現狀。

沒想到兩年多後,鄧小平南巡,中央政府最終採納的居然不是折衷的第三種,而是最具市場化特徵的第二種。

就在一九九○年底,吳敬璉老朋友烏家培來電,問吳老知道最近外面給他起了個什麼綽號嗎?吳敬璉茫然地說:「不知道。」烏答:「吳市場。」日後吳敬璉說,吳市場對我完全不是美稱,當時是很厲害的貶意:「和中央不保持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