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政壇瀰漫「A咖對C咖」爭論,在政治角力上,大家都怕自己是C咖,其實一個人、一個國家是什麼「咖」,是件動態變化的事。無論在哪個領域,沒有永遠A咖,也沒有永遠C咖。

日昨陪女兒去參加某競賽節目錄影,評審之一的音樂人黃國倫講評時提到,這個比賽的上屆曾有位一路沒有人看好的選手,因知道自己實力並不是那麼堅強,因此選歌時非常小心,一定要找到確實可把自己最棒的特色表現出來的歌曲;再加上每次比賽時,總有人會出槌,如忘詞、走音等,犯下評審不能接受的錯誤後被淘汰出局,結果這位選手就這樣一路過關斬將,最後進入該項競賽的前五強。黃國倫還特別以「啟示錄」來形容這樣一個C咖變A咖的歷程。那麼,啟示錄的另一邊又是什麼故事?

我在錄影現場聽到這個故事,心有所感,聯想到江陳會的對抗、爭吵,不也反映許多人心中的A咖與C咖焦慮?

對馬政府任何與中國大陸有關的政策皆持反對態度的民進黨,內在其實充滿焦慮。那些帶領民眾衝撞的地方性政治人物也許不懂也不願意懂,但蔡英文豈會不知道,台灣的未來的確受到兩岸關係要如何走下去的影響,那麼為什麼她還要放任、鼓勵不顧一切的反對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呢。失去政權不只讓民進黨在政治權力和許多資源的分配上,淪入由A咖變成C咖的危險,還因為國、共兩黨發展中的親密關係,以及因為這種關係所形成的排除性,讓民進黨處於一種無法與聞台灣未來的恐慌。

民進黨憂心自己會被掃進歷史的灰燼中,最好的辦法就是阻止歷史前進,當現實可以永遠凍結,就沒有A咖變C咖的問題;抗爭,便是一種凍結,那些吵鬧得最兇的人,有時其實也是最不知所措的人,因為除了如影隨形,他們也不知道可以幹嘛。馬英九上任後全力發展兩岸關係,民進黨的焦慮便有了進階版,他們發現自己可以著力的地方並不多,去年江陳會鬧得天翻地覆,結果如何?國共兩黨還不是繼續談了下去;民進黨讓自己的抗爭不斷貶值了。然而,或許民進黨也不擔心自己的貶值,因為國民黨永遠有C咖給他們做底部支撐。

民進黨的政黨C咖焦慮,加上國民黨內部權鬥的個人C咖焦慮,一起鑲嵌進台灣的國家C咖焦慮。三個C咖加在一起,讓台灣落入某種惡性C咖循環。這些年,台灣就像那個會忘詞、會走音的出槌選手,即使本來實力不錯,卻因沒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表演、沒把握好上台的那十五分鐘,舞台,便得拱手讓人。C咖國家上來了,他們變成A咖,而台灣還在煩惱誰該跟陳雲林吃飯。 (作者為部落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