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賦改會將於兩天後休兵,留下一張滿堂紅的成績單。依據賦改會委員總結簡報資料,此次賦改會短期稅收確定減少、長期稅收「高度不確定」、稅制公平效果有限、財政紀律未予遵守。但租稅災難還沒有結束;就在賦改會即將休會之際,工商遊說團體還要再為自己的降稅闖關,再把台灣的稅制做一次扭曲。他們打算,今天要將不敢在賦改會討論的「產業創新條例」,正式立法二、三讀。果真如此,則立法院踐踏台灣財經環境的勇氣,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在重量級國內企業家的遊說下,行政院和立法院對外打著要吸引國際重量級大廠來台投資的美麗理由,要把營運總部的營所稅降至十五%,並擁有股利、權利金、管理費收入免稅的諸多優惠,而相關標準則授權由財經兩部訂定。這種「先射箭,再畫靶」的減稅做法,真正受惠的是國內大型企業,但國庫則又產生鉅額的稅收損失。

工商團體多年來一直試圖從多種管道要求對營運總部降稅至十五%。民進黨政府時代,他們透過立法委員提案,擬修正自由貿易港區設置及管理條例以降稅率,被當時財政部抵擋下來。而後,工商團體又透過行政院、經建會,要求財政部和經濟部修改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的子法規,降低自由貿易港區的營所稅;惟因為超越母法,官員擔心被監察院彈劾而闖關失敗。

馬政府執政後,工商團體趁著促產落日,法律轉換之際大力遊說,立法院朝野兩黨都成為其代言人,行政院竟然也淪落「大放水」,提出比立委更優惠的相對應方案。原本該為稅收損失把關的財政部,則完全不理會預算法的規範,推諉不清楚稅收損失多少,在在驗證工商企業「藍綠通吃」的廣大神通,終於取得久盼的十五%稅率,打算今日二、三讀。

事實上,美僑商會等外商團體,從來沒有在白皮書中要求營所稅降到十五%。而即便台灣的稅率降到十五%,香港的股利匯回免稅、新加坡的營運總部的稅率可以降到十%以下,他們稅負都比我們還輕,故對一家從未在台灣投資的外國大企業而言,如果真的只看租稅優惠,亞洲其他地區有比我們優惠,也不會因此來台灣投資。相對於星、港,台灣是一個產業光譜完善的國家;但我們的執政黨不求在基礎面建構吸引外商的條件,卻拚命將稅率與星、港等「轉口貿易」特區模式看齊。這不是捨本逐末,是什麼?

產創條例營運總部的雙重優惠,表面上是為吸引營運總部來台,但骨子裡則是為台灣大企業降稅。原本這些企業應繳稅廿%,明年起統統降為十五%。媒體報導,依會計師估計,此條例又將使國庫每年稅收損失高達五○至百億,等於是國庫補貼賺大錢的大企業。台灣的財政情況糟蹋至此,行政當局還有再降稅百億的本錢嗎?

依理,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落日,接續的產創條例應和所得稅法一起配套,包裹式修法。但財政部把促產落日的估計稅收,提早在今年上半年全部用於降稅,花光資源,留下產創條例沒有完成立法。財政部已然失去談判的籌碼,又有須在今年底之前完成三讀的時間壓力,只好任由工商團體宰割。於是,我們看不到財政部扮演到應盡的角色,反而做得很像經濟部工業局。當理應為國家撥算盤的官員都爭相站到經濟大廳,鞠躬向外商喊「歡迎光臨」時,台灣的財政會是什麼景象?馬總統與吳院長不擔心嗎?

讓我們再一次提醒已經揹一屁股債的馬政府:國際大公司要不要來台灣投資,考慮的因素除了成本之外,更重要的是台灣的實體環境。政府的角色是提供基本建設、辦好教育、做好內在結構,而這些在在需要有穩健的財政為後盾。但馬政府從二○○八年五二○執政後,舉債空前新高,財政敗壞速度驚人,減免租稅其實嚴重拖累台灣的競爭力,而非加分因子。我們幾敢斷言,今日如果立法院再降稅百億,明年各大國際信評對台灣必將降等,更不利於外商來台投資。請問府院高層,這是你們期待的結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