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的集太陽能光熱、光電、建築節能於一體的高層公共建築--山東德州「微排大廈」。(新華社)

在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下,台灣五家上市的太陽能電池廠中,四家今年前三季虧損,只有昇陽科一家獲利,其實去年底剛上市的昇陽科,不論營收、產能都是最小的……

(文接B2版)

暴跌,每家公司都遭遇履約與否的兩難困境,如按合約進貨,公司馬上就面臨生存問題,如不履約進貨,就會被告違約。其中原料和成品的庫存數量是要靠管理制度來管理,至於如何簽訂長期合約,則要靠經營者的智慧來判斷,例如要簽多少數量,要簽幾年合約,要和那家原料廠商簽約較安全等等。

不賺機會財

當然內控也不只是靠電腦化就能完善,更重要的是企業從內部文化上能貫徹數字管理。有一次,王董事長問一位同仁關於某項產品的成本內容時,這位同仁一時答不清楚,就打開筆記本查看,王董事長就說:「自己掌管的工作應該瞭若指掌一清二楚才對,還要看筆記本或問部屬,表示本身不夠用心,不夠深入。」每一個人對自己的工作內容都應有數字觀念,如此一來,幾萬名員工的台塑集團,才能由下而上,完成數字化管理。

台塑還有專務本業的傳統,王永慶曾說過:「外匯不是我們的本業,匯率更不是一個人或是一個公司,甚至不是一個國家所能決定或操控,匯率是世界性的金融活動所造成的漲跌,誰都預測不準」。特別是台塑企業每天都有大量的外幣貨款進來,同時也經常要外匯來購買原料和設備,因此除了近期之內確知所需的外幣金額之外,平時不會保有太多外匯,避免產生匯兌損益。昇陽科同樣不做外匯操作也很少做外匯避險,外幣進來(以美元或歐元為主)就兌換成台幣,要購買原料或設備時再兌換外幣,因此昇陽科的匯兌損益一向都不大。張錦龍說:「景氣的變化很難預測得準」,只有每天不間斷從基礎處著手的內部管理,才能讓公司撐過景氣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