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文
用XO酒瓶做的毛筆。
十二生肖毛筆。
7公分長的小毛筆。
215公分長的大毛筆,筆桿用竹子,筆頭用了100匹內蒙的馬尾巴尾毛,重達50公斤。
仿製王羲之用的鼠鬚筆。

做最大做到最小,對於毛筆達人陳耀文來說,有兩種意義。20年前,他供應新竹以北500家文具店的毛筆,每月供貨量超過5萬枝,但現在,他替藝術家做客製化毛筆,有時半年才能做出一枝。另一方面,陳耀文的製筆技術在台灣堪稱一絕,從215公分長、50公斤重的大毛筆到只有7公分長的小毛筆,他都做過。

陳耀文開的文具店「文山社」位在三重自強路,從士林過重陽橋,下橋後,左拐右轉,不是當地人,還很難找到,加上店門口正在修路,店裡面光照不足,乍見之下,就是一間老舊的文具行。

不過,坐上摩托車,五分鐘之後,進到陳耀文家(同時也是他的工作室),柔和的採光,四周牆壁不是裝滿畫冊、拓本的書櫃,就是懸掛著名家字畫,加上長長的原木工作桌,地板乾淨得能讓人打赤腳…………

的確,這是一位藝術工匠的創作天地!

在工作桌上放著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私人美術館「廣雅軒」委託製作的十多枝毛筆,筆桿用的是林百里自家種的金絲葫蘆竹。

林百里並不是惟一欣賞陳耀文的客戶,在言論間,像文字藝術家李鎮成、師大美術系教授何懷碩、水墨畫家戴武光、95歲老書畫家黃農、水墨畫家李源海等名家的個性和創作風格,不斷從陳耀文的嘴中流露出來。

不久前,以文字藝術創作知名的李鎮成在上海現場揮毫,引起大陸藝文界高度重視,他用的筆就是陳耀文製作。為了表現文字「啄」的效果,李鎮成之前曾經親自到大陸和日本去找筆,但一無所獲,之後才經太平洋文教基金會的工作人員介紹,找上陳耀文。

對於已有三十年製筆經驗的陳耀文來說,李鎮成要求的「怪筆」真的很難做,例如粗如拳頭的筆毛必須是馬蓋毛(靠近馬屁股的毛)、筆桿是歪七扭八的葫蘆竹,雖然陳耀文自家就種了十多種竹子,但找起來還是很難。

喜歡創新的陳耀文在製作李鎮成的怪筆過程中體會到,歪的筆桿運筆時可以「線性運動」、揮灑自如,而馬蓋毛可以表現樸拙的意境。

北台灣毛筆大王

自己動手做毛筆對陳耀文來說,是一個意外,也是偶然,因為二十年前他可是新竹以北最大的毛筆供應商,直接供應超過五百家文具行,其中包括現在四十歲以上台北人所熟知的幾個大品牌,每月出貨量超過五萬枝。在這種情形下,陳耀文那有時間自己做筆。這種好光景維持大約十年,後來,國中小學就不再要求學生寫毛筆字,隨著生意轉趨清淡,陳耀文才開始嘗試去製作一些客戶要求、單價較高的毛筆,但廠裡師傅卻不會做,逼著陳耀文自己跳下來,結果就「越陷越深」。

發奇想 做怪筆

由於是製筆界的重要業者,陳耀文於1990年被台北故宮聘為科技室的毛筆製作顧問,其間,他曾經製作過多枝具代表性的毛筆,其中包括根據故宮月刊的圖片,仿製康熙御用筆;重製蒙恬蒼毫筆;重製王羲之寫蘭亭序時使用的鼠鬚筆;重製明代書法陳憲章慣用的草筆等。

重製這些古代名筆的過程中,考驗陳耀文的是他的研究精神。以蒙恬蒼毫筆為例,古書提到蒙恬是用「柘木」作筆桿,至於什麼是柘木,古來有各種說法,有人說是「枯木」。但陳耀文根據多年製筆的精神及巧思,判定柘木就是黃金桂,因為黃金桂「虛心」(內軟),很容易挖空把筆毛裝到筆桿中,這就比較符合蒙恬時代的製筆技術。至於柘木那裡找?陳耀文笑說:「台北觀音山上一大堆。」

至於以熊貓毛製筆,又是陳耀文的一個巧思。

有位台灣客戶花了數千元人民幣去大陸收集小熊貓毛,但因為小熊貓毛捲,製成筆後不好寫,因此失敗;陳耀文則是在看電視的探索頻道時發現,大熊貓的毛較硬、較直,可以做筆。但是,大態貓在大陸是一類保護動物,要它的毛,談何容易!結果,在參觀臥龍大熊貓保護園區時,陳耀文靈機一動,到垃圾桶、水溝搜尋,最後找到足夠製作毛筆的大熊貓毛。

現在台灣的毛筆市場裡,大陸毛筆已占七到八成,特別是200元台幣以上的毛筆幾乎都是大陸筆的天下,陳耀文表示,台灣毛筆只有走精緻化,攻200元以上市場,未來才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