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聽證會公然造假新聞不斷出現,公開了一些政府部門為漲價不惜造假的秘密,顯示了權力的真身。人們看到權力與自身關係的真實一面,從而增進向權力追討權利的願望。

銀川水價聽證會,代表被消協成員或與其往來密切的人占據;濟南水價聽證會,沒有一名下崗職工、特困家庭人員或退休人員;福州水價聽證會還沒召開,已因代表身分不公開引起爭議。

聽證會代表來源神秘,代表在各階層中的分配不公平,還只是「被代表」的一種形式──哈爾濱水價聽證會上,有代表冒充下崗職工或退休人員出席;濟南聽證會上,有代表現場瞌睡,輪到發言時即念一通事先準備好的稿子支持漲價。

其實沒有任何規定說聽證會上形成的意見,必須對是否漲價產生決定效力。所以聽證會只是一個「聽取意見」的途徑。政府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會以「造福人民」的名義出場,就是漲價也一定會宣稱得到普遍支持。聽證會雖然並無法定效力,但能讓人驗證「群眾支持」的真實性,所以務必要開得成功。成功的標準是什麼呢?不是民眾意見得到反映的程度有多高,而是在表明「漲價得到群眾支持」上做得有多好。這樣,聽證會可以理解為政府設置的臨時小劇場,上演的劇目是 「群眾支持漲價」。

這樣,我們就可以理解「被代表」成為一種普遍現象是多麼正常的事情。代表的分配、發言機會的分配,都體現出導演的意圖。聽證也好,不聽證也好,反正是要漲價的,既然聽證是必需的,那麼保證聽證會上支持漲價的聲音具有決定性的優勢,就要做一些萬無一失的準備。

可能有人會覺得不可理喻:對漲價來說,聽證會不就是個過場嗎,既然聽證會上說什麼都不會妨礙漲價,有什麼必要弄虛作假?

這樣的想法實在是過於天真。古往今來,宣稱代表民意並獲得民意支持,是政治權力不得不確認的「政治合法性」。

不過,當民意需要通過公開造假、公然操控的方式來為漲價作背書時,事情就發生了奇怪的變化。製造了一個漲價決定獲得支持的假象,卻同時公開昭告了一些部門不惜做假的秘密。於是,一個聽證會「真實有效合法」了,政府行為、形象在整體上得分則降低了。這就是所謂「公信力危機」,或者說「合法性危機」。

虛假的聽證會,從壞的方面說,它歪曲了真實民意;從好的方面說,它使權力操控民意的行為得以公開。這種公開操控民意的行為,比任何外在的揭露更加顯示了權力的真身,人們將看到權力與自身關係的真實一面,從而增進向權力追討權利的願望。

這就是說,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應當感謝那些公開造假的行為,它揭下了不少「溫情脈脈的面紗」。事情本來就是那樣子,與其籠在袖子裡做假,不如造假公開化。表面上好看,未必不是被騙了還幫著數錢;撕破了面皮,也就破滅了幻想,大家認識上各自到位,真問題才會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