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科技進步發達,社會關係日趨複雜,在現代民主國家,案件審理期間延長似乎已不是新聞。不過,當自己或周遭的親友有訴訟案件遭拖延很久的切身經驗後,對於「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一定感受很深,司法院為讓案件妥速處理,不再久懸不決,積極推動「刑事妥速審判法」的立法,正是要讓司法正義能及時實現,並能和國際刑事司法人權的潮流發展接軌。

無論適時審判,還是合理時間內審判,已成為國際重視的司法人權。「改革,不是一蹴可幾;蛻變,無法等待時機。」賴英照說,司法院明瞭當前的實務困境,及法官的案件負荷,也清楚民眾無法再繼續忍受案件纏訟經年的煎熬,為兼顧二者,本於改革決心,才提出符合現階段司法實務需求的「速審法草案」。

纏訟一定時間無法判決確定的案件,草案設計以酌減刑度為救濟方案,並非以判決無罪或免訴為終結案件結果,是參考德國、義大利、瑞士等先進國家的立法例,在被告和被害人的權益間取得平衡,也讓被告的權益受到保障。

此外,法院審理案件已經六年,最高法院也發回了三次,假如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的第三次更審判決都認定被告無罪,或者是地方法院判決被告無罪,但高等法院有三次判決都判決被告無罪,這麼多法官都認為被告無罪,為免被告承受過多的焦慮和不安,有礙被告接受公正、合法、迅速審判的權利,速審法特別規定,檢察官不得再上訴,以保障被告的速審權。

當然絕非妥速審判法通過即能完全成就「提升法院裁判品質,追求及時正義」,所以司法院還推出相關配套措施,改善現有審判環境。例如將建議權責機關新設專業鑑定機構及改進現有鑑定業務缺失,以加速釐清爭點,減少所需時間。建置司法智識庫,讓法官在審理比較新的法律問題、複雜專業問題時,可以參考,增進裁判的效率與品質。

同時,考量被害人的權利保障,速審法草案明定,案件如果能妥速審結,被害人所受損害也可平復。草案第八條規定,法官應以裁定將附帶民事訴訟移送管轄的民事庭,就是為兼顧被害人已合法提起的附帶民事訴訟請求權時效,且規定不必繳納裁判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