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誰?古代是宰相,現代是行政院長。兩人之下,萬人之上,是誰,在現代講就是各部會首長,不過,根據旺旺中時最新民調,這些萬人之上的部會首長們,知名度甚低,在不提示的狀況下,高達八成二的受訪民眾,講不出任何一位部長的名字,即使提示,還是有高達五成二的民眾講不出任何一位部長的名字!為什麼位高權重,業務、政策與民眾息息相關的部會首長不為人熟悉?這已經不只是首長個人政策說明或辯護能力的問題。

持平而言,民調只是參考數據,因為電話民調不可能做太複雜的問題,只能就主客觀印象做最基本的詢問。在旺旺中時民調結果中,知名度與政策能力排行前三名的內閣閣員:央行總裁彭淮南、法務部長王清峰、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彭係內閣中受任期保障,馬政府就任迄今任期最長的閣員,專業能力歷綠、藍而皆受肯定,這個結果並不令人意外;王清峰多年投身保護弱勢的社會運動,最近也因為基層三合一選舉宣導反賄而有相當曝光率;賴幸媛則身負馬政府兩岸主軸政策之所繫,最近又有媒體曝光率最高的四次江陳會。但是,其他部會知名度如此之低又該做何解釋?

從首長個人魅力、政策辯護能力到作秀能力,都可能是理由,但還是有若干結構因素非首長個人可以主控,諸如:第一,機關存在與時代和社會需求落差太大,前立委高思博、係前省議會議長高育仁之子,是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的連襟,他的知名度絕對不低,但是他和蒙藏委員業務差距太大,一般民眾很難把他和機關串聯在一起。

第二,機關業務和民眾直接關聯性沒這麼高。比方說,經建會負責國土規畫與國家願景,過去常態性是由副院長兼任,因為該機關業務多數事涉跨部會,但是,偏偏和一般民眾距離沒這麼近,在民調中甚至連提示都沒提示,經建會首長的名字當然很容易就這麼被疏忽掉。

第三,官不僚生,首長更迭太快,連記得他做什麼事的時間都還不夠之前,就被替換掉了。過去學校考試,偶爾時事都還問問外交部長是誰?內政部長是誰?教育部長是誰?晚近這幾年,這些題目都不在基測、學測考量之列,原因很簡單,出題的時候,部長可能就換了,或者,才考完部長就換了,即使以考試強求學子去記得重要部會首長都不再有意義。

但是,在這些結構因素之外,部會首長也有難辭其咎之處。因為機關業務可能與民眾未必直接相關,但是,行政部門必須向立法院負責,換言之,只要在國會鼎力辯護,就有曝光機會,首長曝光機會少,自然民眾指名度低,知名度就不可能高。首長意見很可能未必符合立委之意,大吵其架者所在多有,吵了架就不大可能讓民眾不記得,不肯為政策辯護吵架者,又如何讓民眾記得這位部長很有肩膀呢?以衛生署長楊志良為例,他要漲健保、還要為美牛政策辯護,辯護之餘還未必與高層意見相合,但他堂堂正正為自己的專業辯護,民眾就肯定他。相反來看,當部會首長腦袋裡只想到「沒新聞就是好新聞」避禍原則,遇事就躲,想有知名度都難。

除了上述結構因素與首長個人因素外,最讓人憂心的則是:民眾根本不關心公眾事務!不要小看這個問題,這是民主社會的通病,美國情況非常類似,以民調詢問高中以上學生,該國部會首長的名字,同樣有高比例是答不出來的。為什麼?真的是「政治太可怕」嗎?政治即使真的很可怕,但因為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你不關心,它都可能影響到每一個人的生活,即便這樣為何民眾還是避之唯恐不及?難道,台灣的政治環境和文化已經惡化到沒有人願意去思考、去討論政治或政策這些事了嗎?

一個沒有公眾討論政治或政策的社會,很難強求政治文化得到提升,這是台灣潛藏的最可怕的問題,有人直接把部會首長知名度低怪罪於馬總統,直斥為什麼總統要用這些人?問題能這樣簡單化思考嗎?當民眾不識部會首長的時候,動輒就要總統負起責任,這絕對不是一個健康的民主社會的正常現象,當多數部會首長竟都有超過四成的民眾不識,這問題真的值得台灣社會一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