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上海和平飯店是上海標誌性建築之一,具有近百年歷史,北樓內部玻璃頂八邊形大廳正在進行翻修,改造工程進展順利,以迎接2010年上海世博會。(新華社)
▼北京飯店國宴大廳舉辦書畫藝術成果展(新華社)
▲一位年輕的觀展者在北京飯店國宴大廳書法作品前留影。(新華社)

隨著大陸酒店業的消費日益升高,許多5星級酒店的服務,開始提升。以記者在中國近年的體驗,星級酒店服務的前三名排名為北京、深圳、上海。不僅服務朝向精緻化,酒店業也開始發展藝術特色,並期望成為有品牌的地標性酒店。

這天,是弗禮德蘭德夫婦結婚十周年紀念。清晨,當弗禮德蘭德太太在北京馬哥孛羅酒店醒來時,看到床邊擺著一束嬌豔欲滴的鮮花,她激動地流下了幸福的眼淚。這並不是普通的花,而是當年德蘭德太太的丈夫向她求婚時所用的珍稀花種,在中國大陸沒有銷售,只能從香港預定。

香港空運鮮花到北京酒店

弗禮德蘭德先生來京出差期間正趕上和太太的十周年紀念日,他非常希望能送給太太一束當年向她求婚時的鮮花。在北京眾多花店尋求無果後,弗禮德蘭德先生向所住酒店求助。

「於是我們通過香港分部酒店預定了鮮花後即時空運至京,這讓弗禮德蘭德夫婦非常感動。」馬哥孛羅酒店集團中國區總經理麥涵客(Henk Meyknecht)說。他於1987年來到中國,他曾就任於希爾頓酒店、洲際酒店、半島酒店,工作足跡遍及歐洲、美國、中東及遠東。

他認為,酒店經營不只是打造品牌、以服務致勝那樣簡單,餐飲文化、細節展示、藝術內涵,甚至環保理念,都是不可或缺的內容之一。

如今,馬哥孛羅酒店通過聘請當地的藝術家和內部室內裝潢設計師,來為酒店營造一個具有本地特色的特殊風格。例如菲律賓的馬哥孛羅酒店就以當地生產的竹子為主要建築材料;香港的馬哥孛羅酒店以時尚與高科技為主要基調,將奢侈品商場搬進了酒店;而廈門的馬哥孛羅酒店則運用了廈門傳統特色的石刻影雕工藝,在大堂中描繪了廈門的歷史。

酒店營造在地特殊風格

馬哥孛羅酒店選擇藝術品時遵照兩個原則,即注重長期投資價值,以及堅持藝術品本地化。「我們在當地購買藝術品,希望能夠反映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當地藝術特色,並推動當地的藝術發展,但每樣陳列在馬哥孛羅酒店的藝術品都必須是唯一的。」麥涵克表示,「北京,比較其他城市來說更加現代化,因此我們在裝潢北京馬哥孛羅酒店時,運用了更多的照片來代替油畫和木刻畫。」

陳列本地藝術品 注重唯一性

麥涵克表示,在歐洲,有些酒店會投入一定百分比的建築成本用於裝飾品的花費,最多會達到3%-4%。這種做法刺激了當地藝術的發展。

而在中國,酒店與藝術品的結合程度還遠遠比不上歐美國家。麥涵克希望這種狀況能慢慢改變。據他透露,武漢馬哥孛羅酒店在藝術品的裝飾方面花費了近750萬元人民幣,占整間酒店建築資產投資比例大約為1.5%。

近期,馬哥孛羅酒店的大堂中,將會有一個專門的區域來展示各式各樣北京本地藝術家的作品。客人們可以在此欣賞,遇到喜愛的作品也可以將其買下。

酒店一個樣 晨起不知何處

「隨著過去十年全球連鎖酒店在中國的發展,很多酒店看起來都是一個樣。」麥涵克表示,「很多經常住在酒店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早上起床的時候會忘記自己在哪里,上海、成都,還是北京?有些酒店在其全世界範圍內的客房都採用相同的裝修風格,這是很令人失望的。」

麥涵克的夢想就是建造一間小規模,但具有獨特韻味的酒店。擁有90到100間客房,從而能夠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酒店經營的細節,以及為客人提供更為周到的服務。麥涵克認為:「每個住在酒店的客人都希望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而不僅僅是用房間號來編號的人群。他們希望酒店的服務人員可以認識自己,並瞭解自己的喜好和習慣。」

現在的人們越來越注重生活品質,他們希望清楚地瞭解自己吃的食物是否是有機的,他們所住的酒店是否採用環保的能源,他們所用的寢具、洗漱用品是否是低化學汙染的。麥涵克認為只有小型的酒店,才能如此精確地控制這其中的每一個環節。

「例如位於北京三里屯的瑜舍,它在內部裝潢方面花費了很多的心思,你能體會到它的與眾不同。」麥涵克表示。瑜舍的一樓大堂,彷彿是中國當代藝術館,陳列了很多具代表性的中國當代裝置藝術作品,讓人咋舌。

新商務人士 喜愛獨特風格

不僅如此,麥涵克以他的觀察認為,新一代的商務旅行人士更喜歡有個人風格的、獨特一些的設計。「他們喜歡住在一些有一定歷史的酒店,例如上海的和平飯店,在那裏客人可以感受到上個世紀獨特的設計,以及歷經多年沉澱的品牌文化。」

「這種有歷史回憶的酒店已經成為當地的地標性建築。」麥涵克表示。每一個酒店都希望打造如此的酒店品牌,然而地標性酒店的形成並不容易。「一個地標性的酒店通常要有穩定的所有權,經常更換業主一定不利於酒店的發展。」麥涵克表示,只有長期擁有該酒店的業主會注重在酒店建築、家具,及相關設備方面的投資。

「只有這樣的酒店才能夠擁有在此長期工作的員工,他們可能在這裏工作超過十幾、二十年,他們能夠記住那些常駐客人的名字和樣貌,非常瞭解他們的需求及喜好,因此可以為這些客人提供非常貼心的個性化服務。」麥涵克說道,但他也認為,地標性酒店的建成需要時間的歷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