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東省梅縣城東鎮地方政府依法禁止販賣私宰豬肉,並要求肉販只能向當地唯一合法新建的毛豬屠宰場進貨。此舉無異於間接賦予屠宰場合法的壟斷地位,屠宰場得以操控毛豬收購價格與肉價。許多豬農利潤縮減,紛紛退出。而豬肉批發價格在半年內更上漲35%,獲利空間的壓縮導致許多肉販不得不放棄經營,許多消費者也面臨無肉可買的局面。此案例說明,若稍有不慎,「資本下鄉」可能會造成農業生產者與農產品營銷者全盤皆輸的局面。

國家寄望資本力量改變農村

三農」的問題涉及農業、農村與農民等面向。「資本下鄉」或許能改良農業生產技術、推動農業現代化、創建有效率的市場交易機制。但對農村與農民而言,資本下鄉並不必然會帶來正面的效果。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三農問題開始廣泛受到重視。隨著中國工商業急速發展,城鄉間的發展鴻溝日益擴大,資本下鄉被提出來作為解決農村經濟發展困境的藥方之一,社會主義國度開始寄望藉由資本的力量改變農村。

歷史早已清楚表明,市場絕非只靠資本就能赤手空拳打出來的。相反的,穩定且可獲利的市場時常是政治力量所建構。日本殖民時期,台灣總督府為鼓勵日本糖業資本投資,特別頒布法規,建立壟斷性的原料採集區制,以保障糖業資本的原料供給及其支配蔗農的壟斷性權力。往往是政治力量打造好獲利的康莊大道後,資本列車才願意上路營運。同樣的,梅縣城東鎮為吸引資本進入屠宰業,勢必得提出配套性的「優惠措施」與保障,豬農與肉販遂成獎勵措施的祭品。

小農或將淪為資本的附屬品

現今中國許多地方政府積極推動農業產業化,扶植農業龍頭企業的設立;為吸引台灣資本,更於多處設立「台灣農民創業園」。種種作為即是為創造良好的招商引資條件,透過政治力量協助處理土地、勞力與資金問題以吸引農業資本下鄉。

但許多事例早已顯示,政策性的優惠措施,極可能深化農業資本與農民間的矛盾並造成災難。農業生產的規模化將驅動土地的集中化,許多小農也將失去對土地耕種權利;而資本為掌控生產過程,必會透過契約耕作關係將小農納入其生產體制內,削弱小農於生產過程中的自主地位,迫使其成為資本的附屬品。

1960年代晚期台灣開始面臨農業危機時,亦曾有學者提出吸引外部資本投資、加速農業生產規模化與企業化之建議。然當時主導台灣農業政策的農復會清楚意識到,引進外部資本或許能推動農業發展,但不一定能為農村與農民帶來福祉,以家庭農場為基礎的小農經濟體制得以存續台灣至今。

如今中國各地方政府大力招商引資,希望引進資本下鄉投入農業生產。資本下鄉雖能轉化小農經濟體制,但稍有不慎,期間可能將肇生嚴重的社會問題。

(作者為中研院社會所博士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