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了二○○九,回顧這一年,正是「後金融海嘯」時期,短短一年內,大家對經濟情勢,經歷了由絕望、悲觀、再到對曙光的懷疑、終而較肯定「景氣是回來了」。年底,經濟話題不再是景氣何時落底,而是那家企業加薪多少、股市何時上萬點、房市是否過熱。年頭年尾,差距有夠大了,直如洗三溫暖。

二○○八下半年,全球捲入金融海嘯;股民們由上半年的盼股市萬點,到下半年的直落四千點;企業從產能滿載,到一夕間落到訂單能見度不到數日,科技龍頭張忠謀、郭台銘紛紛發出悲觀警語。科技大廠裁員的裁員、放無薪假的放無薪假,哀鴻遍野。

二○○九年第一季仍延續原先的悲觀,甚至進入絕望時期。即使到第二季,訂單漸增、股市回春、景氣漸有起色了,許多人仍在懷疑:難道百年僅見的金融海嘯,真的就這樣過了嗎?過去的金融海嘯,總有數十家知名大型企業碰上財務危機、甚至倒閉後,風暴才得過。這次,除了茂德外,大部分大型企業仍能運作周轉。這次,如果這樣就「過關」了,未免太輕鬆了吧?

不過,嗯,情況好像真是如此。二○○九下半年,大部分金融市場都恢復海嘯前的水準,甚至部分地區有資產過熱、擔心泡沫的憂慮出現。廠商產能利用率從三成直升回近滿載。最戲劇的是台積電,從海嘯的裁員到年底的宣布「加薪十五%,每季發放分紅」。

原本不斷出現的「二次衰退」、「W型復甦」,甚至「二○一一年大崩潰、大蕭條」等預測,逐漸被正面的經濟數據淹沒。也許,這波海嘯真的就過了。

這次海嘯的成因,雖然「工具」是推陳出新(各種過去聽都沒聽過的衍生性金融商品肇事),但基本原則相同:過度的財務槓桿、推升資產價格、風險無人控管、最後在集體亢奮的歇斯底里中崩盤。去槓桿過程,造成經濟的大幅緊縮;全球化又讓過去「一家哭」,牽連成「一街哭」,沒有一個經濟體能倖免於此次海嘯中(也許,除了北韓)。

但,這次海嘯與過去最大的不同是:大家都記取過去的教訓了。歷史經驗雖然無法戰勝人性的貪婪,金融風暴與資產泡沫仍不斷出現,但,至少怎麼收拾善後,大家是更有經驗了。

這次是第一次,全球央行聯手挹注了數兆美元的流動性,進入金融體系;第一次,如此大規模的拯救金融機構,也是第一次,全球政府一起大行擴張財政政策。這些措施,至少避免了去槓桿過程中的大幅緊縮,也部分填補了企業資產負債表上的破洞,更讓實質經濟體系免除了掉入緊縮惡性循環中。

難道沒有後遺症嗎?一定有,政府財政惡化、游資更浮濫、經濟未復甦但資產泡沫已隱約現形、潛藏的通膨炸藥、未來的道德危機…。後遺症有多嚴重,各經濟體是否能承受、或適當時間予以化解,仍在未知之數。這也是金融海嘯課程的下半堂課程,或許,大家還有得學;但,至少,現在大家還活著。

迎接二○一○年,是平順的景氣復甦,還是忽如其來的通膨、二次衰退呢?希望是前者,希望今年不要再「洗三溫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