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宣部的宣傳刊物《半月談》在歲末之際,選出2009年中國公民社會十大新聞。中共各官方媒體網站大幅報導這項評選結果,標題都是「中國公民社會迅速崛起,官民良性互動啟動治理體系」。

十大公民社會新聞中的頭條,是總理溫家寶在「兩會」前夕,在新華網與線民進行線上文字與視頻交流。其他入選的新聞包括:民意迫使中國政府取消電腦強制裝載「綠壩」軟體;「被XX」成了熱門詞彙;學者上書質疑拆遷問題,導致《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修訂;公民以各種平和方式表達利益訴求;NGO團體發表《公民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立場》……等等。

當局適時管控公民社會發展

由中宣部機關刊物主辦這項活動,並選出一些維權抗爭事件,代表著中國官方已正視網路、草根社會網絡以及NGO的興起。就中共理論而言,長期以來就宣揚「廣大人民」當家作主,無產階級專政。由「人民」變成「公民」,這種詞彙上的轉變並非突兀的斷裂。因此,中共十七大報告也提出「加強公民意識教育」這個說法。重點在於,當中共承認中國社會出現了一群有自主意識、強調表達自我的公民之後,執政者要用什麼樣的機制來統治他們?要怎麼樣達到「官民良性互動啟動治理體系」?

中國執政者並不會天真地讓網路社群與草根民間組織自由發展。例如,今年5月間,北京著名的三味書屋定期舉辦的公民半月談講座,請來六四事件四君子之一的周舵主講,結果講座遭公安局勒令取消,周舵也被帶走軟禁。活動主持人張大軍說,過去講座也談過政治議題,但未被阻撓。這個例子說明執政當局有一套非明文的規範,會「適時」地規範民間社會的政治活動。

令人好奇的是,在法治規範不完備的中國社會,主政者規範民間社會自主性的組織串連,到底是依循著什麼樣的「潛規則」?到底哪一類、什麼程度的民意反彈會讓當局「從善如流」、改變政策?很多民眾摸不清這條紅線是怎麼畫的,甚至連知名的《財經》雜誌主編胡舒立都會不小心踩到紅線。

中國執政者也並不只是被動地適時畫紅線,他們也想主動發展一套論述來統合起民間社會的新興力量。其中,最重要的論述就是「愛國主義」。

愛國主義或將扭曲公民社會

官方網站一方面報導「十大公民社會新聞」,同時也刊登學者、理論家發表過有關公民社會與愛國主義關係的言論。黨校機關刊物《求是》總編輯朱鐵志曾在《北京日報》座談上,舉北京奧運的成功與川震救災,做為「公民意識」提升的證據。他說:「不論是遇到特大地震這樣的自然災害,還是欣逢奧運盛事,都表現出極大的責任意識和國家榮譽感。……這種自覺自願的選擇源於長期以來的愛國主義教育,源於人民群眾對自己祖國的深厚感情。」中宣部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所的王海洋則曾在《政工研究動態》中指出:「與西方相比,中國的公民社會更多的是一種政府主導型的公民社會,具有明顯的官民雙重性。公民社會是把國家的前途與個人的命運具體地聯繫起來的紐帶,而維繫這一紐帶的,正是愛國主義精神。」

對國力崛起中的中國而言,以「愛國主義」連結國家與社會或許是暫時可行的方法,但這種連結過程中,也對「公民社會」的性質造成扭曲。長期而言,隨著中國民間社會的發展分化,未來中國執政者必須面臨一個問題:到底規範國家與社會的憲政構架是什麼?這才是「官民良性互動啟動治理體系」的根本依據。

(作者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