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裏令瑞典人眉開眼笑的一件事是,當今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的大女兒──維多利亞公主準備結婚了。三十年前維多利亞公主出生時,瑞典政府曾專門修改王位繼承法,使她成了瑞典第一位女王儲。因此,這位大公主的婚禮,也就是未來的瑞典女王的婚禮。

婚禮將在六月十九日舉行,瑞典人早早就忙碌起來。曾被評為「世界最美麗的城市」,斯德哥爾摩因這場世紀婚禮躊躇滿志。市政府打出「Love Stockholm 2010」的口號,著手籌備為期兩周的音樂會和展會。一個叫做Liljevalchs的藝術廳策劃了一個文化專案:向全國最前列的三十名優秀詩人發出邀約,請他們為公主大婚撰寫愛情詩歌。

就像人們做西餐用少許昂貴的松露來配菜一樣,這個藝術廳想要用經典的愛情詩,為王室的盛宴增添美味。想想那個美輪美奐的場面:那喜慶的一天來臨,斯德哥爾摩國家劇院的明星演員,用他們動聽的嗓音朗誦一首首愛情詩;一本精美無比的詩集,獻給喜結連理的公主和駙馬。

然而,藝術廳策劃人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設計的專案遇到大多數詩人的抵制,只有十一位詩人接受了邀約。拒絕參與這一活動的詩人,主要是不願為王室寫詩。他們當中有些是持共和派觀點的人,有些雖然不反對王室,但也不願使自己成為「御用文人」。歐洲自古以來,就有「桂冠詩人」為王室盛典寫頌歌的傳統,但當今孤獨而高傲的詩人說,他們只追尋自己的繆斯。

那些拒絕為婚禮寫詩的詩人,也許是過份敏感了一點。今天的瑞典王室早就失去了昔日的政治權力,只是作為國家的一個象徵而存在,一個花瓶而已。兩百年前,由於本國的政治危機,瑞典議會挑選了拿破侖的情敵──法國元帥約翰.貝爾納多特,前來瑞典擔任國王。原是法國共和派人士的貝爾納多特,在成為北歐君主之後,為瑞典的現代化做了很大的貢獻。而現代化的結果,是這個外來國王家族在憲法上被制約,喪失其政治舞台上的傳統地位。

因此,即使當今詩人為公主大婚獻辭,也不能視為是向王權獻媚。當今公主嫁的是一位瑞典平民小伙子,他們的婚戀是一個平凡而浪漫的故事。清高的詩人可以只歌頌愛情本身,而不必去讚美王室。愛情詩是永恒的,它會令廣大讀者獲得奇異的享受。當今詩人已經失去了很多讀者,其社會地位早就邊緣化了,為什麼不利用這次徵詩的機會,讓優秀詩人以感人的作品,來證明詩歌並沒有死亡,還有生命力呢?

儘管詩壇發生這樣的爭議,瑞典人還是在喜氣洋洋地期待公主的婚禮。早在去年公主訂婚時,瑞典首相就很激動,他說這是陰霾的經濟危機中的一線光明。今年公主的大婚,將是瑞典的一個大廣告,一次大商機,自知是花瓶的王室成員會努力表演。作為王室繼承人的公主說:她「生來就肩負著護佑瑞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