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來自大陸,但因國語講得十分標準,加之又是男生,所以常常會被別人誤認是客家人,我自嘲「來者是客」,當然也算是「客」家人。等我自曝了身分,對方就會很好奇的一連串問:「那你是怎麼過來的呢?」「是來打工的嗎?」當我誠實以告「我是大陸新郎」,對方的表情就更驚訝了。

沒錯,我是個大陸女婿,雖然兩岸婚姻中大陸男生的比例很低,但和其他為數眾多的大陸新娘一樣,彼此都面臨著同等的境遇,迥異的只是性別而已。我也經歷過等待拿身分證的徬徨和遭遇求職碰壁的無奈,但就像拿到身分證後我不可逃避的要當兵,必須履行一個中華民國國民應盡的義務,台灣並沒有因為你是來自大陸而有「內外」之別,軍中袍澤也不因為你來自「匪區」而壁壘分明。

可見,這些都是相互接納的過程,總會迎來雨過天晴,只要不自怨自艾,隨遇而安,早日將自己融入台灣社會,你就會覺得台灣可是很友善很溫情很可愛的第二故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