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年三月廿三日是世界體壇歷史性的一天,當日,納斯達克一百網球賽成了第一個啟動「鷹眼」(Hawk Eye)這項科技產物的比賽,二○○六美網賽則是第一個啟用鷹眼的四大賽。無論職網球員們愛不愛,鷹眼已經成為現今大型網球賽事的一部分。

由於職業球員的發球屢屢飆破時速二百公里,抽球勁道、角度與速度都很「殺」,主審、線審的人眼判決偶有爭議,這便是職網賽運用鷹眼(即時重播系統)的初衷。

職網球員們喜歡鷹眼嗎?三年前鷹眼開始啟用之初,愛與不愛很兩極。轟出史上最快時速二四九公里發球的美國球星羅迪克頗贊同,這一派的球員認為鷹眼可提昇比賽的公平性,也能讓比賽內容更豐富。

不過也有這樣的聲音出現:鷹眼分明就是質疑裁判的權威性,畢竟「誤判」也是比賽的一部分,此外鷹眼也會打斷比賽的完整與連貫性。球王費德勒是鷹眼萌生階段最討厭「它」的代表。

費天王最經典「恨透」鷹眼的一戰是在二○○七溫布頓男單冠軍賽。他的宿敵納達爾在第一盤一個關鍵球利用鷹眼挑戰判決得手;雙方激戰到第四盤第三局時,其中一球費德勒很肯定的認為球出界,而納達爾再次提出鷹眼申請又成功,這次挑戰成了雙方扯平為二比二的關鍵。

當時,費天王已按耐不住心中怒火,於是向主審抱怨:「那個『東西』簡直要殺了我!」他甚至向主審「申請」關掉鷹眼,當然,沒被接受。是役,費天王歷經五盤大戰才完成溫布頓五連霸。

現在,球員們已經習慣了使用鷹眼,但有時會流於「不用白不用」濫申請的情況,所以偶會見到球員申請挑戰,而與鷹眼顯示結果「差很大」,球員跟著很糗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