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金面具▲西元1018年(遼開泰七年)或之前,遼陳國公主墓;這件覆蓋於陳國公主面上的黃金面具,是依照她的樣貌製成,公主死時年僅18歲,臉型豐圓,雙眼圓睜,鼻梁狹長,鼻翼略寬,抿唇,雙耳寬大,展現年輕女性柔潤的特點。面部呈現出安詳、平靜、端莊之態。面具用薄金片捶擊成形。製作時依照公主的臉型先做1個模具,然後將加工好的整塊薄金片覆於模具上捶打而成,眉、眼局部捶鏨,製作精細。
琥珀公主瓔珞▼西元1018年(遼開泰七年)或之前,遼陳國公主墓;這串琥珀纓絡是戴於陳國公主的頸項,形制與駙馬瓔珞基本相同,由5串257顆琥珀珠和5件琥珀浮雕飾件、2件素面琥珀飾件以細銀絲相間穿綴而成。出土時置於公主胸部,珠串殘斷散亂,整理時按出土原狀復原。由60顆橘紅色,圓球形的琥珀珠,大小略有不同直徑約0.8~1.9公分,琥珀珠和9件圓雕、浮雕琥珀飾件以細銀絲相間穿綴組成。

金虎年新春,日本創下百萬參觀人潮的遼陳國公主「黃金面具」在台掀起探金熱,許多民眾趁著過年連假,攜家帶眷到故宮爭睹足以與埃及法老黃金面具媲美的契丹國家級文物。故宮金虎年旺歲大展《黃金旺族》除了陳國公主出土文物外,尚有另外兩個被列為該年度國家十大考古發掘的「耶律羽之」、「吐爾基山」精選展件,後者更是內蒙古第一次正式對外發表的神祕黃金寶藏。

黃金面具的愛情傳說─陳國公主墓

千年前,十八歲的公主與駙馬沉睡在一座看似普通的山嶺中,若非水源開闢工程挖掘,也難以揭開這個驚世的遼陳國公主墓。走進墓室,歷經千年卻不褪色的巨幅壁畫記述著草原民族的生活,平臥於檯面上的公主與駙馬,頭枕金花銀枕,身著銀絲網絡葬衣,臉覆蓋金面具,腳穿金花銀靴,是迄今所見過遼代規格最高、保存最為完整的殯葬服飾。躺在駙馬左側的公主,頭部上方放置高翅鎏金銀冠,雙耳戴珍珠、琥珀耳墜,頸佩珍珠項鏈,兩腕戴金鐲兩對,雙手套金戒指11枚,顯現出契丹皇室貴族承襲唐代的厚葬習俗。

陳國公主的祖母其實是楊家將故事中大名鼎鼎的遼國蕭太后,也就是遼景宗耶律賢的妻子;駙馬也是契丹的蕭氏貴族,姑姑是蕭太后,生前曾任泰寧軍節度使。也就是說,當時僅16歲的陳國公主嫁給了年長自己十餘歲的舅舅蕭紹矩。

根據墓中出土的《故陳國公主墓誌銘》記載,公主眉清目秀,豐潤舒展,有著青春女性特有的柔美,年紀輕輕的她竟數次榮獲封號,初封為太平公主,又進封越國公主。而不幸的是,婚後兩年(西元一○一八年),駙馬與剛滿18歲正值花季的公主先後過世,不過,根據墓誌的記載說明死和宮廷鬥爭沒有關係,兩人都是因病而亡。

陳國公主墓中最引人注目的隨葬品,是覆蓋在公主和駙馬臉上的鎏金面具。金面具按照公主與駙馬的臉型和模樣精心製作而成,呈半浮雕狀,臉型豐圓,表情平靜端莊,並且眼、耳、口、鼻均不開縫,展現了契丹貴族的華貴。據說佩戴這種面具,可以防止屍體腐朽,讓後人永遠銘記死者生前的容顏。

其實在許多世界古國中,皆有類似的墓葬文化,像是古埃及圖坦卡門墓的金面具、馬雅人、印地安人的墓中均發現過玉石、黃金質地的面具,其主要依據大多為對祖靈的崇拜。

而契丹人的傳統中素有「靈魂不死」的信念,受到漢化喪葬習俗影響後,傳統上不使用棺木的契丹人,為了因應祭祀、瞻仰等諸多儀式衍生出來的時間,便改以金衣、金面具、金靴的方式來保存遺體,故有契丹貴族死後「以金銀為面具,銅絲絡其手足」的喪葬習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