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紋圓形飾片▲金、銀材質,西元十世紀(遼代),吐爾基山遼墓;此件日月紋飾片是辨別吐爾基山遼墓主人的重要依據。金片畫面主題是一隻金烏(三足火烏),形象兇猛,收翅而立,其身前、背後及頭的上部有刻劃的雲紋;銀片畫面主題是一棵桂花樹,樹左側有一站立的仙女形象人物,右側為一隻蹲坐的玉兔,形象栩栩如生。此金銀紋飾縫於墓主人的肩膀後面衣服上,推測與契丹傳統的宗教信仰薩滿有關。
日月紋圓形飾片▲金、銀材質,西元十世紀(遼代),吐爾基山遼墓;此件日月紋飾片是辨別吐爾基山遼墓主人的重要依據。金片畫面主題是一隻金烏(三足火烏),形象兇猛,收翅而立,其身前、背後及頭的上部有刻劃的雲紋;銀片畫面主題是一棵桂花樹,樹左側有一站立的仙女形象人物,右側為一隻蹲坐的玉兔,形象栩栩如生。此金銀紋飾縫於墓主人的肩膀後面衣服上,推測與契丹傳統的宗教信仰薩滿有關。
嵌寶石鎏金包銀漆盒、銅鏡盒內為黑色漆胎,外以鎏金嵌寶石鏨花銀箔包裝。整體略呈曲角四方體,與內置銅鏡造型相合,圈足。外表以鑲嵌的各式玉、瑪瑙、松石以及金銀器鏨花、錘揲等技術組成精美、華麗的圖案紋飾。盒蓋中心嵌浮雕團龍玉片,周邊以各色寶石組成蓮瓣紋、花草紋、聯珠紋等。盒蓋內鑲有一層銀箔,其上以鎏金鏨刻的技法飾「庭院賞樂圖」。盒底部中心有一圓孔,圍繞該圓孔有四隻飛翔的龍首魚身的摩羯,摩羯四周是葉紋。銅鏡為「亞」字形鏡,球型鈕,花瓣形鈕座,主體圖案中心對稱,雙鸞鉤喙如鷹,展翅長尾,在雙鸞尾部上方分別有「李家」、「供奉」等字。
嵌寶石鎏金包銀漆盒、銅鏡盒內為黑色漆胎,外以鎏金嵌寶石鏨花銀箔包裝。整體略呈曲角四方體,與內置銅鏡造型相合,圈足。外表以鑲嵌的各式玉、瑪瑙、松石以及金銀器鏨花、錘揲等技術組成精美、華麗的圖案紋飾。盒蓋中心嵌浮雕團龍玉片,周邊以各色寶石組成蓮瓣紋、花草紋、聯珠紋等。盒蓋內鑲有一層銀箔,其上以鎏金鏨刻的技法飾「庭院賞樂圖」。盒底部中心有一圓孔,圍繞該圓孔有四隻飛翔的龍首魚身的摩羯,摩羯四周是葉紋。銅鏡為「亞」字形鏡,球型鈕,花瓣形鈕座,主體圖案中心對稱,雙鸞鉤喙如鷹,展翅長尾,在雙鸞尾部上方分別有「李家」、「供奉」等字。
嵌寶石鎏金包銀漆盒、銅鏡盒內為黑色漆胎,外以鎏金嵌寶石鏨花銀箔包裝。整體略呈曲角四方體,與內置銅鏡造型相合,圈足。外表以鑲嵌的各式玉、瑪瑙、松石以及金銀器鏨花、錘揲等技術組成精美、華麗的圖案紋飾。盒蓋中心嵌浮雕團龍玉片,周邊以各色寶石組成蓮瓣紋、花草紋、聯珠紋等。盒蓋內鑲有一層銀箔,其上以鎏金鏨刻的技法飾「庭院賞樂圖」。盒底部中心有一圓孔,圍繞該圓孔有四隻飛翔的龍首魚身的摩羯,摩羯四周是葉紋。銅鏡為「亞」字形鏡,球型鈕,花瓣形鈕座,主體圖案中心對稱,雙鸞鉤喙如鷹,展翅長尾,在雙鸞尾部上方分別有「李家」、「供奉」等字。

二○○三年三月,內蒙古通遼市的吐爾基山採石礦過程中,發現一座古墓。經過一個多月的墓道清理後,一條甬道顯露出來,兩邊的牆壁上,有一些線條簡潔而有些斑駁的壁畫。巨大的石門後面,是一座非常窄小的墓室,但令人驚艷的是,在墓室的中央卻擺放著一具色彩豔麗的彩繪木棺!

木棺上刻繪著豔麗的鳳凰、仙鶴、牡丹、祥雲等彩繪圖案,鳳凰與仙鶴貼金,特別是彩鳳凰,給人以翩翩欲飛之感。棺木估計是由柏木製成,四周懸有幾十個銅鈴,是迄今考古發現的最罕見的遼代貴族彩棺。墓室滿布金器、銀器、銅器、瑪瑙器、漆器、木器、馬具和令人驚奇的外國玻璃器皿等上百件隨葬品,其精美程度與陳國公主墓不相上下。不過令人奇怪的是,這個布滿只有皇室公主才有資格用的鳳凰裝飾圖案的遼墓,搜遍全墓室,卻沒有發現墓誌銘。

墓室主人是一位女性,屍體已經全部腐爛。後經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檢測,墓主人的年齡在31至35歲之間,身高估算為159.2公分,屬北亞蒙古人種。但奇怪的是透過X光檢驗發現,墓主人身體內有超過常量幾十倍的水銀,她的身分究竟為何?體內灌滿水銀是因謀殺、自殺還是為了防腐?一系列的重重謎團,令考古界、史學家關注、研究和爭論不休。

古墓的發現,彩棺的開棺,在中國考古界引起轟動,它以無可爭議的事實被評為「二○○三年度中國考古十大新發現」之一。因為該墓出土的文物不但珍貴,而且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該墓葬的發現為研究我國北方契丹族政權和遼國早期的社會生活、風俗習慣、服飾、藝術及喪葬制度等提供了非常珍貴的實物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