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處西半球的巴西正沉浸在嘉年華節日歡慶氣氛中,森巴舞、花車遊行和海灘揚名於世的里約熱內盧因觀光客不惜代價的瘋狂消費,無福消受全球最昂貴慶典的民眾怨聲載道,失去了歡樂的氣氛。

今年與農曆除夕重疊長達四天的嘉年華會,在感受不到經濟衰退的巴西寫下前所未見高價位新紀錄。舉世聞名的里約海灘柯帕卡巴納鄰近,二星級旅館單人房飆漲到每天五百美元,但不包括海濱大道旁兩家著名地標旅館柯帕卡巴納皇宮(Copacabana Palace)和法薩諾(Fasano)。

這兩家國際知名影歌星最鍾愛的豪華旅館,分別代表著不同年代的格調,房價卻不分軒輊。嘉年華前後兩周間,單人房由五千美元(新台幣十六萬元)起跳,閣樓套房每晚三萬五千美元(新台幣一百十二萬五千元),都是平常的十倍,而所有房間都早已被預訂一空。

住宿對嘉年華會時節湧入的五十萬觀光客來說是一大開銷,但是與嘉年華遊行大賽參賽森巴舞團皇后一萬五千到三萬美元(新台幣四十八萬至九十六萬元)的製裝費和付給電視台的公關費相較,還算十分經濟。

身著獨出心裁豔麗服飾或僅貼上閃亮金粉和羽毛的半裸皇后,為了在全球轉播的賽事上多幾分鐘近距離特寫,付出的價碼高達十六萬美元。所有舞團都否認有暗盤,但也都坦承聽說過這種不成文的慣例。

當地居民要欣賞花車遊行,得付出二百美元至三百五十元,換來一件主辦單位確認准許入場的運動衫。當地《頁報》刊出一位居民投書,抱怨難以和不惜代價的觀光客競價。對於搶不到好位置只有回家看轉播的當地居民,這實在是忍無可忍。

更糟的是動輒數十萬人參加的遊行和舞會,因缺乏公廁而造成隨地便溺,使得市中心及海灘附近居民至少必須在南美炎夏烈日下,忍受長達一周的異味。

警方自十三日開始取締沿街隨地便溺的民眾,當天就逮捕了七十七人,但隨即引發新一輪的民怨。一名被罰款的民眾說,今年雖然有四千個臨時公廁,但對整街手握啤酒罐的人來說,仍是一廁難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