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崩盤不到兩年,現在美國又遭新的資產泡沫威脅,為未來經濟發展帶來隱憂。這四枚快要爆掉的泡泡,分別是黃金、原油、股票和公債,不想血本無歸的投資人務必小心。別看到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回檔及原油近來的賣壓,就以為回歸正常,其實還有跌價空間,因為價值遠超過歷史平均值,與基本面不符。

從去年初起,原油價格暴漲六三%,來到每桶七十五美元。金價上揚兩成,每盎司衝破一千一百美元。股市本益比倍數則比歷史平均值十四高出四成,而十年期公債價格高得離譜,殖利率比二○○七年還要低一‧五%。

升息影響 殖利率高公債就跌

美國十年期國債殖利率目前僅三‧六%,遠低於一九九三至二○○七年平均的五‧五%。當時通膨率為三%,代表實質殖利率為二‧五%。假設未來通膨率為三%,屆時國債實質殖利率就會剩○‧六%。

但隨著經濟緩步走向復甦和通膨隱憂,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很可能祭出升息以緊縮貨幣,而殖利率恐怕會跳升到五‧五%,投資人將損失慘重,因為殖利率走高,債券價格就會下跌。

產能加大 油價恐低於55美元

和二○○八年七月,油價每桶一百四十七美元史上新高相比,目前七十五美元看起來很便宜,但只代表泡沫從超級大變成普通大而已。

石油公司的購油成本約為每桶五十五至六十美元,也就是賺得三○%至四○%價差。但這榮景不會持久,因為石油公司加大產能,多餘的供給將導致油價回跌,甚至低於五十五美元水準。

供過於求 黃金價格可能驟降

去年初以來,金價從每盎司八百七十五美元飆漲到一千一百美元,這是一九九○至二○○四年平均價的三倍。但在礦業公司大舉加碼生產下,黃金產量已經遠高於市場需求。更危險的是,金價一飛沖天,許多人見獵心喜,把家中的首飾賣掉變現。一九八○年代白銀價格狂飆,全球也掀起變賣潮,但不到一年,銀價從每盎司五十美元驟降至十五元。而金價很可能在兩年內回落至五百美元以下。

投資人巴望買股票有一○%的報酬率,但依照現今股價,標準普爾任何成分股在幾年內都不可能繳出這樣的高報酬率。

指數過高 股價還有修正空間

企業的總報酬分為股利收益率以及資本利得。若把標準普爾指數視為一家公司,其本益比倍數約為廿,依據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席勒(Robert Shiller)的公式計算,股利收益率為二%。為達到一○%報酬率,獲利一定要有八%,扣掉通膨率三%,代表實質獲利五%。

但企業獲利和國內生產毛額(GDP)脫不了關係,在這波金融危機爆發前,美國經濟成長年率約為三%,但三%無法支撐企業創造五%以上的獲利,代表股價還是過高。以本益比十四的歷史平均值計算,股價還有二九%修正空間,意味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應從目前的一千點左右,回跌至七百七十點才合理。

逢高買進的股票,表現多半令投資人大失所望,現在股價高得離譜,讓投資人跳腳恐怕已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