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過年期間,大家最關心的議題之一就是交通問題了,什麼時候我們才有一個方便而安全快速的交通網絡?日前交通部最近初審包括基隆輕軌、淡海新市鎮輕軌、竹竹苗輕軌、串連高縣七所大學學園輕軌、高捷北延及中捷藍線等八條輕軌及捷運計劃,認為這些交通建設之自償率都僅是個位數,擺明是錢坑計畫。因此,希望各縣市應先「培養公車人口,再談捷運也不遲」。

個人認為這是一個本末倒置的政策思維,缺乏經濟、社會與環保面向的考量。就經濟面向而言,在失業率高漲到要請人去「抄墓碑」的時候,輕軌或捷運之興建,正可以有效的提昇景氣,促進就業;而就社會面向而言,周延完整的輕軌、捷運建設,對於庶民就業謀生、參與社會教育、文化生活,可不必以「肉包鐵」的機車代步,也應是降低機車肇事死亡率的必要人道措施。就環保面向而言,迅速便捷的輕軌與捷運建設,也可以減少塞車、大量降低汽、機車的廢氣排放,有利於E化環境及國民健康。

另外,自二十世紀中期以來,古老的遷徙自由人權已提升為安全、快速移動的交通人權。歐陸各國更對社會弱勢者的安全、快速移動交通人權,積極建構制度,大量提撥經費,優先貫徹落實,即以德國為例,就有下列幾項可供借鏡者。

第一,在百萬以上的柏林、漢堡、科隆、慕尼黑等四大城市,建構比臺北市還要密集的地下鐵或中型地面輕軌捷運,以提供學生、勞工、老年人等社會弱勢族群,上班、上學、上街之便利需求。而在人口二、三十萬左右的中型城市,也多提供類似臺北市之方便、準時的捷運或公車系統,即使在人口五萬以下的小城鎮,也有非常舒適便利的公車系統,讓庶民可以到處行走。

第二,在交通費用方面,德國北萊茵西發利亞邦(內有波昂市、科隆市、魯爾工業區之邦)的大學生,每學期只要註冊時繳交約二百歐元之社會捐,就可以免費乘坐大學城市內之全部捷運、公車以及至邦內各地之快速鐵路,以增廣其對家鄉與社會之見聞。即使不是註冊之大學生,二十六歲以下之年輕人就可以普通票價的四分之一至五分之一,周遊各地拓展視野。至於中小學生之校外教學,只要學校申請,市政府就會派送免費公車,全力來支援。而勞工、薪資階層的上班交通費用,也可認列為必要生活支出費用,全額扣除,以減輕其租稅負擔。

第三,在無障礙交通方面,對於身心障礙者不只提供停車禮遇,在車輛、道路、空間等之設計上,更是十足貼心。其主要理念是身障不是天譴,而是社會生活互動摩擦所導致之必然不幸,應該獲得社會無微不至的關懷與照顧。

遷徙自由人權只是消極性的自由人權,只是消極的避免了中世紀以來,農奴與工奴的悲慘命運。在二十一世紀新人權中,人格發展權,特別是社會弱勢族群如老人、勞工、學生、原住民、離島、偏遠地區等人民之人格發展權,更要倍加重視,而安全、快速移動的交通人權,則是社會弱勢族群賴以謀生與參與社會文化生活,開展人格發展權的根本基礎。

筆者在此深切期盼行政院,在消極掃除行的民怨以外,更要能夠去除純財政的考量,也要能有經濟、社會、環保、國民安全、健康的全面性思考,積極開展宏遠格局的交通建設、振興經濟,特別是要在五十萬以上人口的都會區域,迅速建構捷運及公車系統,以保障及提昇庶民安全、快速移動的基本交通人權。(作者為東海大學法律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