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金融海嘯的「後海嘯時期」,雖然全球金融與經濟已穩定上揚,逐步復甦,但歲末之際,全球金融市場再度陷入動盪中。展望虎年財金情勢,雖然已逐漸明朗化的復甦與成長作為「主旋律」,但仍潛藏不少風險與危機。

從二○○七年八月爆發次貸風暴之後,火勢延燒到全球;二○○八年下半年,正式成為席捲各國的金融海嘯,從金融面到經濟基本面,全受海嘯重擊。台灣在二○○八年第三季,經濟開始步入衰退,二○○九年第一季更是創下衰退九.○六%的歷史記錄。

但在各國央行與政府以大規模的挹注流動性、龐大的財政政策等支撐下,二○○九第二季開始,全球經濟與金融情勢逐漸回穩。金融市場反彈、經濟不再下墜,雖然去年大部份主要國家仍處於衰退,但今年則預估多能轉為正成長。美國去年第四季出現五.七%的經濟成長率,是二○○三年第四季以來最高的成長率;大陸則除了在去年創下八.五%的成長率外,今年第一季甚至預估會有十一%的高成長。至於如澳洲則已調高利率以抑制過熱的經濟。

而從金融面與經濟面市況看,台灣也的確走出衰退谷底。股市固然在去年初起率先反彈,高點時站上八千五百點;經濟實質面方面,去年第二季起,雖然經濟成長率年增率仍為負值,但季增率已轉負為正;第四季經濟年增率則亦轉變六.八九%的正數。出口值與外銷訂單、零售業營業額、企業獲利數字…在年底時,全部都恢復正成長。

去年第一季遍布各企業與產業的無薪假,到下半年已幾乎消失,取而代之者,是在年底時,我們看到從科技產業到金融業、甚至一般服務業,紛紛開始招人徵才。經濟前景逐漸明朗,企業信心逐步回升下,企業也開始重啟投資。台塑集團宣布重啟六五○○億元的大規模投資、台積電大幅增加資本支出、面板廠也可望加速新世代面板投資。

不過,現實生活不會是童話故事中「從此過著美好幸福的日子」,復甦與成長不是理所當然、更不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在後金融海嘯時期,全球金融與經濟雖然已回穩,但仍潛藏著不少風險與危機。

一個明顯的危機就是金融市場的穩定性。我們知道,這波號稱百年來的經濟大海嘯,所以未釀成大蕭條,各國政府全力救市是主因。靠著政府挹注數兆美元的流動性,撐起市況,避免蕭條。不過,這也代表著一旦政府逐步撤除救援,或如這次歐洲債信危機一樣,政府自己也撐不住了,民間的力量是否逐漸接棒,扮演穩定金融市場與經濟成長引擎的角色,仍是一個未知數。

此外,為了救市實施的低利與量化寬鬆等政策,儘管撐起市況,但也引發資產是否逐步走向泡沫的爭論。弔詭的是:如果經濟持續復甦成長,通膨必然加速,各國央行勢必升息,升息又可能引發金融市場下挫而影響經濟;但如經濟復甦緩慢,甚至有二次衰退之虞,固然較無通膨的反應,但市場一樣會有下挫的風險。各國央行在維持經濟復甦火苗,與預防通膨及資產泡沫間,該如何拿捏,已經不是科學的問題,而是藝術問題了。如拿捏不慎,不是通膨加劇吃掉經濟成長果實,就是摧毀了微弱的復甦火苗。

而各國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也是一個「未爆彈」,因為持續處於高失業率,最終仍會讓消費緊縮、經濟動能受挫。美國失業率仍在接近十%的高點,歐元區平均失業率也在十%上下,情況差的國家如西班牙,甚至高達十九%;台灣的失業率雖然從去年八月的六.一三%歷史高點,逐漸回落到十二月的五.七四%,但不能否認的是仍是高失業率,下降速度亦呈年步化。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桑默斯日前說的「人類衰退」(指經濟擺脫衰退走入復甦,但失業率仍維持高檔的情況),恐怕會成各國惡夢。

因此,對虎年的財金情勢,雖然我們認為是「審慎樂觀」,但因處於後海嘯期,從國際到國內的風險與危機仍多且難以掌控。而政府,如何帶領著經濟體趨吉避凶,對全年的經濟表現,將是一個關鍵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