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個兩百號的姦字

在早餐的吐司臥蛋旁

和暖的晨光中

我徐徐打開的早報版面

浮出了第一顆水疱──

我看見單純疱疹結滿了我的電腦螢幕

梅毒瘡沿網路一路菌集

下疳流出的膿水流向並淹沒了部落

格,帶狀

疱疹盤據我的眼球

菜花開滿了視神經

愛在我的大腦潛意識裡滋滋滋地

滋長

以一顆兩百號的姦字

開始的一天

像飄著鴉片迷幻藥味的性器

召喚下一個

更大的

姦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