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西方來說,金銀不只是珍貴材料,更蘊涵了深厚的文化意義,是階級、財富與不朽的象徵,在基督教中黃金代表了純淨與不可腐爛性,而佛教則相信唸佛往生者會前往以黃金鋪地西方極樂淨土。

相較之下,中國則主要透過玉作為此一象徵,如《禮記‧玉藻》第十三:「古之君子必佩玉」,或掌管天宮的是「玉皇大帝」。遼雖繼承了中國北方民族所開啟的黃金文化,但在工藝、使用方式作坊與藝術品味上,遼金銀器乃受到唐金銀器啟發,隨後並受到宋的影響。

然而,遼金銀器在使用層面上更廣,契丹貴族甚至還將其功能延伸到喪葬文化中。契丹人愛金、惜金、甚至死後都要隨葬金,就如同中國人愛玉、惜玉與葬玉的心理。當契丹民族在馬背上戎裝騎射,四處征戰的同時,他們也透過金銀材質默默地寫下了輝煌璀璨的黃金史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