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面具、銀絲網絡‧陳國公主墓出土(駙馬)。

契丹金銀器中,非直接繼承自唐宋傳統者為金銀殮葬用品和高冠,而殮葬用品中的覆面因形制特殊,引起了大量的討論。目前發現的金屬覆面、網絡的遼墓有數十餘座,覆面特點有:一、多數是按死者相貌特徵製作;二、質地有金、銀、銀銅鎏金、銅、鉛等,邊緣有孔;三、耳垂上一般有洞;四、年代出現在遼中晚期,中期有睜眼,晚期則是雙目緊閉,製作上也形制化,趨向佛面發展;五、出土範圍在遼中京至上京東南區的大型墓葬中。

關於這種金質覆面的來源,目前存在幾種說法:契丹古老葬俗、佛教的影響、東胡民族古老葬俗、以及遼社會巫儺文化的反映等。由於這種覆面的葬俗只出現在遼代中晚期,因此有可能是受到其它葬俗影響下的發展。

事實上,這種以貴金質覆蓋在臉部的葬俗,西方比東方出現得早,如希臘麥錫尼文化的王族墓出土了一具按墓主臉部特徵製作的金質面具;埃及法老圖坦卡門也套上了一件自面部覆蓋至胸部的黃金胸像。遼代以前中國境內也出土有數件類似的金質覆面,如新疆尉犁營盤男性貴族墓、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昭蘇縣波馬(金鑲紅寶石面具)以及寧夏固原唐代史道德墓。史道德的金覆面額頭上為半月形托一圓球,是粟特人崇拜日月習俗的圖像,推測墓主可能是中亞移民。從上述例子來看,遼使用黃金覆面是否和中亞的影響有關,值得思考。

中原貴族也流行以面罩殮葬,但不是用金而是以玉覆蓋在臉部,即「玉幎目」。學界認為,中國古代早期以玉器殮屍的葬俗,乃是期望透過玉器本身的某種能量(如玉精),來幫助使用者不朽或成仙。遼以金覆面是不是也是和中國人用玉一樣,因黃金不朽,故也相信它具某種永恆能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