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生精心設計的日月潭風景,卻被作者誤認為中國竹子風景畫。(金稜攝)

跟著十大傑出青年基金會到廈門,與廈門大學和華僑大學交流,聯誼中大家一起擺多米諾骨牌,我選了一堆最喜歡的綠色骨牌。陸生很客氣也很有耐心的教導我們每一張骨牌的位置和角度,人很有禮貌,說話也輕輕柔柔的,並非聽說的那樣,大陸人都是無禮又喧鬧。不過那一板一眼不苟言笑的做事態度,倒是和印象中的差不多。香港來的學生就很明顯的不同,他們幽默逗趣思想靈活。

骨牌完成時,陸生客氣的說要讓我推,我覺得很開心。整個下午沒有一絲被政治的紛爭所影響,只有謙虛和禮讓以及笑聲迴盪在體育館,看著原本的綠已然成為一幅中港台合作的畫作真是非常感動。

骨牌被推倒的那一刻我讚嘆地說:「中國大陸的竹子風景畫真美。」結果有一位廈門大學的學生急忙糾正我:「這是你們台灣的日月潭啊!」

「日月潭?」我納悶的看著他,他卻仍萬分肯定的回說:「是的,這是台灣的日月潭!」由於我的無言,於是他又接著問我:「怎麼這不像嗎?」我尷尬的笑說不像,他們聽了之後覺得很訝異,因為這就是他們長久以來所認識的日月潭。也許大陸人對日月潭的認識,不過是那顆刻上日月潭三個大字的石頭和一堆草後以為是秘境的湖泊,我說日月潭比這幅畫美上好幾百倍,它不是荒煙漫草後的秘境,是一個很開放的空間,是你開車就能經過的觀光景點。

我還開玩笑的回說:我還是怎麼看都像是中國大陸的竹子風景畫。後來一位華僑大學的港仔跳出來打圓場說:「那就當它是一幅在日月潭旁的竹子風景畫好了。」一夥人都笑開了。

要不是有機會來到大陸,我真不敢相信我們對於彼此文化的了解有這麼大的距離,也不會相信,台灣人和大陸人也能這麼的和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