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間廟宇或地區,常可以見到一些石碑或碑記,這些碑文記載對台灣也許影響不大,但對於區域史研究卻是相當重要的史料,這些石碑材質脆弱且易風化所以有時難窺全貌,卻未見官方進行文物普查,也未見培養專業人才、提出修復保存展覽的遠景。

修復後的三峽、斗六老街的確因修復而得到保存,但卻改變了原有住民的生活,官方改以觀光為目的進行老街修復,讓老街背負了莫名的責任,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涼亭、休息椅、行道樹或五顏六色的步道,修復後成為這些老街的共同特色,老街修復官方用經濟或開發作為文資保存基調,卻損失文化資產該有的尊重與價值。去年的文資保存獎「台南測候所」其後方「鶯料理」還如同廢墟何時修復尚未決定,隔壁中正路上國定古蹟「台南州廳」修復後變身成為台灣文學館,另一頭的「林百貨」從鐵架到穿上鐵網等待近十年今年才決定修復。三級古蹟西螺振文書院臺階用空心磚、門枕石用水泥刻畫而成,寧靜的書院文化成為祭祀的地點。

以往官方總是痛惜民間在古蹟宣布日前將建築物拆除,現在官方不但加入偷拆行列,更不顧民間保存聲浪堅持開發至上的理念,上演著「公家怪手對決民間懇求」的戲碼。

上述這些光怪陸離的不同調的文資現象每天不斷上演,文建會可以花時間解釋立場,卻不願多花點時間捍衛文化資產的尊嚴,難怪受傷總是文化資產,倒楣的卻是全民埋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