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河旁城市帕特納(Patna)的恆河岸邊很髒,但不妨礙虔誠的心,與洗滌的男女。(圖:鄭履中)
▲日出時分信徒在瓦拉納西Varanasi恆河對岸,台灣的朝聖者都要帶些恆河的沙回來。(圖:鄭履中)
▲噶舉派第27屆祈願法會(Kagyu monlam),把聖地菩提迦耶(Bodhgaya)主塔(正覺塔)裝扮得很華麗,像嘉年華會。(圖:鄭履中)
▲菩提迦耶經一河流,半小時可到佛陀6年悟道棲息的洞穴,會經過幾個沒有桌椅、沒有燈光、沒有分班、沒有、……的「小學」,有一座小竹籬圍牆的名叫「如來學校」,有訪客來最高興,可以有些小額捐助。(圖:鄭履中)
▲噶舉派第27屆祈願法會(Kagyu monlam)在聖地菩提迦耶(Bodhgaya)主塔後方,佛陀金鋼座前菩提樹下舉行。(圖:鄭履中)
▲搭著人力划動的木殼船恆河上遊行一段,把從小販買來的葉片與菊花編成的燭台放進河裡漂流,心中可以祈願祝禱。(鄭履中攝)
▲比哈爾省(Bihar)中心恆河旁城市帕特納(Patna)與菩提迦耶(Bodhgaya)間那爛陀(Nalanda)的下方是佛教聖地王舍城(Rajgir),著名的靈鷲山因奇石似鷲得名,它是佛陀傳道的山上講台,五弟子於焉成就,該地古老纜車是日本人捐建,每一景點有攜長槍印度兵維護安全。(圖:鄭履中)
▲比哈爾省(Bihar)中心恆河旁城市帕特納(Patna)與菩提迦耶(Bodhgaya)間的重要佛教聖地那爛陀(Nalanda),是最早的佛教大學,是玄奘的母校。(圖:鄭履中)
▲瓦拉納西著名的大學:Baranasi Hindu University是開國領導者之一者所設立,全校園建築以米黃為主,朱紅色線條,雕塑系學生在室內及花園中創作。(圖:鄭履中)
▲朝聖之路】菩提迦耶(Bodhgaya)的人力推動的「摩天輪」是小喇嘛流連的玩具,幾塊錢轉個幾分鐘。(圖:鄭履中)
▲佛教聖地菩提迦耶(Bodhgaya)經常聚集大批信眾。(圖:鄭履中)

「恆河的沙數無限」,佛陀以此言來告知弟子,如以此心來布施大千世界,善男信女可得受用不盡的福德。

恆河Ganga孕育了佛教、印度教等,河流中段由東至西流經的比哈爾邦及北方邦兩個省份的南北兩側,形成了佛教、印度教最主要的聖地,印度教徒在節慶時到河岸各聖壇Ghat洗禮的動輒數百萬人;佛門的徒眾從台灣、韓、日本、泰、越、新馬港澳、歐美人士,尼泊爾及雪山兩側與藏地等,不論是漢傳、南傳或藏傳信眾,朝聖者與請法者絡繹不絕,隨著藏傳佛教外傳,好奇之士或密法修持者前往印度辯經學院深造的史無前例地興盛。

探究了聖地、雪山、大河,接觸越多次,越有看不透的「困惑」,就像灰塵滿天,人們依舊前往,混沌的河水,印度信徒洗滌著獲得心靈的滿足。不論如何勞累,不管衛生條件低落,我們都可在這朝聖的路途上看到各種虔敬的身影,及其展現的強烈的心靈力量與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