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臨杭州的感覺既期待又興奮,尤其發現杭州人的氣質正如人們所說的那樣——鼻子裡的是花香,口裡的是茶香,肚子裡的是書香。因此,我更羨慕那些走到哪裡都有故事可聽、有美景可觀的杭州人。

夜晚,我選擇在西湖旁散步,佯裝杭州人的愜意。

沿路上,許多情侶牽著手輕唱情歌,有人放孔明燈,也有人拉琴有人和歌,我忍不住佇足聽了幾段老先生老奶奶們的吹拉彈唱……跟著節奏,融入其中。

「請問往吳山廣場怎麼走?」突然,一個剛剛從唱台上走下來的女孩兒跟我搭話,她的「突如其來」讓我有點手忙腳亂。頓靜幾秒之後,我才用著與周邊格格不入的口音回答她,「不好意思,我不是杭州人。」

「聽你的口音像是台灣來的吧?」

我點了點頭。

「杭州人歡迎你!」說完,她揮了揮手離開了。

原來,她誤把我認作是杭州人。這樣的「誤會」,著實讓我竊喜一會兒,感覺我和西湖、斷橋、雷峰塔、靈隱寺多了些緣份。

杭州的生活既是入世(建築設備進步),卻又有出世的生活情調,使在台北過慣擾攘生活的我開始思考如何在繁忙的生活節奏中尋一些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