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常聽著奶奶講著鄰居阿嬸的丈夫被「抓壯丁」到了台灣,到現在也還沒回來,那時起,台灣就進入了我的夢鄉。上學了,在課本裡知道了台灣有美麗的阿里山,日月潭……夢裡寶島台灣的夢境,從此就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漸漸地發芽。

長大了,讀到我的老鄉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的《鄉愁》後,夢裡的台灣又給我增添了幾許的神秘與愁緒。我憧憬著有朝一日能跨過那淺淺的海峽,到家鄉的對岸——夢裡的台灣,去探尋一番。

暑假有幸跟隨旅行團到台灣一遊。當從小的夢想就要實現之時,曾經的夢境又重新燃燒起來,讓我浮想連翩,不能自己。我走下飛機,呼吸著台灣那潮濕的空氣的那一刻,真想大喊一聲,夢裡的台灣我來了。

走在台北街頭,我依然無法相信自己這就走進與大陸相隔幾十年的台灣,那熟悉的漢字,還有相同的普通話,耳邊不時聽到親切的閩南話。

我靜靜地看著人來人往的台灣人,想從他們的臉上搜尋著與我們不一樣的地方,但沒有,他們和我們別無二致。連說的話也是和我一樣的閩南話,還有帶著閩南腔的普通話。這些應都是我的親人,只是時光把我們隔開得太久了。我夢裡的台灣。

每到一個地方,到了夜色闌珊的時候,我們就會相約逛遊有獨特風韻的夜市。我更想在這裡體驗一下台灣的民情風俗。因台灣街市與我的家鄉╴╴泉州,是何等的相似。看著眼前的小吃,我似乎是走在泉州的大街小巷的美食街上,一樣的閩南風味。我真的太想把夢裡的台灣一股腦兒地倒出來感受一番。

還沒來台灣之前,我還有一個夢想,那是源於奶奶鄰居阿嬸的丈夫的故事。我想到當年百萬國軍退卻台灣後,給無法安置在營房或隨軍移動的眷屬居住的地方——眷村。我想去看看現在還居住在這裡的所謂的「榮民」,我想像著從這些年邁的「外省人」中去尋找一張我從沒見到的臉孔。我想像著見到他時,一定要把大陸親人的日夜思念傳達給他。

可惜由於行程的安排,只留給了我此行的一大遺憾。但我想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會走進那些交織著老邁與新生、過去與未來的故事的 眷村。

在台灣,我不僅收穫到小時候夢中美如畫的日月潭、阿里山。更走進了夢外的真實的台灣。夢裡夢外的台灣,有的是濃濃的割不斷的血脈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