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趾陶大師林洸沂的《五福突圍》,以「虎」和「福」的諧音,象徵虎年福氣到。(臺博館提供)
▲國立臺灣博物館推出應景「虎報平安特展」,展出諸多與虎有關的影像、文物工藝精品等。(臺博館提供)
虎年福氣到 ▲燈籠達人蕭在淦依據臺博館鎮館之寶「臺灣民主國」的「藍地黃虎旗」國旗,特別製作成應景的「黃虎燈籠」。(臺博館提供)

體魄強健、姿態優美又目光炯炯的老虎,渾身散發神祕氣質,象徵威武和力量,自古為中國藝術家喜愛。國立故宮博物院有不少收藏,就是以虎入畫,明代仇英畫的廿四孝冊頁,其中一幅《楊香搤虎救父》描繪孝子從虎口救回父親的驚險場景;元人所繪的《畫仙女》則出現溫馴如大貓的白虎,陪在仙女身邊。

以虎為題的繪畫由來已久,每個年代都有畫虎的題材和能手。故宮珍藏中描繪打鬥場面的虎畫佔有相當高比例,主要題材不外是歷史上著名的三位打虎英雄。一是晉朝的周處,他除三害的故事中,第二害就是南山猛虎。另一位是《水滸傳》在景陽崗連喝十幾碗烈酒後,赤手空拳打死吊睛白額虎的武松。

王者氣質 自古藝術家喜愛

另一個則是廿四孝楊香搤虎救父的故事。十四歲的楊香跟著父親下田,父親被一頭老虎銜去,手無寸鐵又焦急的楊香,只好衝向前緊緊勒住老虎頸子,迫使老虎鬆口放開老父。仇英的《楊香搤虎救父》描繪的正是楊香搤虎情景,老父匆忙逃離虎口,緊張得掉了隻鞋子。

另外,宋人《卞莊子刺虎》卷首畫了兩頭老虎相互扭打,爭奪一頭倒在草地上的牛,一旁則是撩袍提劍的魯國卞邑大夫卞莊子和策士管豎子,他們身後有六位隨從。原來是卞莊子準備對付兩頭咬死牛後還打成一團的老虎,管豎子加以攔阻,認為只要等到兩敗俱傷,就可輕鬆刺虎。

虎的形象在古畫中有好幾種,一般印象不外乎是黃毛黑線條,但根據古書記載,黃虎外還有白虎和黑虎,習性各有不同。像是黃虎專偷豬羊,黑虎較凶暴,白虎則是坐食而已,不太搏殺,因此和善的白虎被當成吉祥動物。東晉道教人士葛洪的著作《抱朴子》寫道:「虎及鹿兔,皆壽千歲,壽滿五百歲者,其毛色白。」也就是說,白虎是五百歲的黃虎年老時模樣。

形象多變 白黑黃習性各異

元人《畫仙女》中,採藥歸來的白衣仙女身旁,各有一隻獅與虎相伴,虎就是年過五百的白虎。畫中的白虎模樣溫馴、眼神靈動,專注看著手拿毛筆的主人,好奇的神情和另一側懶洋洋趴地的獅子形成對比。

中國神話故事中,老虎也常是伴侶或神仙的坐騎。供奉土地公、城隍爺的廟宇裡,常有「虎爺」的配祀;掌管醫藥的保生大帝身邊,也有一隻老虎,牠在保生大帝妙手回春下救回小命,因而立志向善,陪伴保生大帝遊走四方行醫救世。

佛教傳說則有高僧羅漢伏虎的故事,像是高僧講經,感化山中猛虎,還有猛虎自動守護入山修行的高僧。明代畫家戴進《畫羅漢軸》描繪的便是十八羅漢中的「伏虎羅漢」,右手持杖的羅漢與一頭黃毛虎坐在老樹下,相對後方驚恐的小童,羅漢的表情慈愛又安詳,撫摸著老虎前額。黃毛虎看起來乖巧,一雙大眼上方還有又捲又翹的眼睫毛,相當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