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末期戰死雲南的美國少校梅姆瑞。(中國網)

抗戰時期美國陳納德將軍率領飛虎隊,在滇西戰場協助中國抗日早為人知。其實,除了這支美籍志願空軍,抗戰末期還有一支由四千多人組成,代號為「Y」的美國陸軍部隊,參加中國遠征軍從雲南的反攻行動,為中、美合作譜出一段動人的樂章。

這段歷史能公諸於世,得力於一部名為《尋找少校》的紀錄片,去年榮獲中國電視紀錄長片「十佳作品」之一。該片由鄧康延、章東磐、孫敏、江汶等民間學者,歷時三年完成。他們翻山越嶺,聯繫兩洋,從蛛絲馬跡中拼出故事的原貌。

故事源於六十年前的一張老照片,一場軍事葬禮,現場有全副武裝的美國軍人,一名手持《聖經》的美國軍官主持喪禮。一九四四年秋,中國遠征軍收復雲南騰沖,一名遠征軍軍官來到附近和順鄉唯一的照相館,要求沖洗一堆膠卷。相館連夜沖洗,並加洗一份作為「收藏」。雲南作家孫敏說,她當時看到照片並未感受其中代表的意義。

不久,這些民間學者在騰沖國殤墓園有了驚人發現,在九千多塊陣亡將士碑的墓園旁,有一墓碑寫著,「民國卅三年夏,滇西戰役進入反攻階段,盟國軍隊來華助戰,在收復騰沖戰役中,美軍中尉夏伯爾等十四名官兵壯烈犧牲,茲特立石以慰英靈。」

經深入查證,鄧康延等人驚訝發現除了陳納德的飛虎隊,在滇西戰場上尚有一支四千多人的美國陸軍部隊,代號「Y」,由步兵、炮兵、工程技術人員和野戰醫院的醫護人員組成,編入中國遠征軍的一個營,協助中國從西南反攻。

問題是,葬禮中犧牲的美國軍人又是誰呢?孫敏找上移居美國的友人江汶,她是一名熟悉遠征軍歷史的雲南籍學者。幾經波折,她找到當年中國遠征軍總指揮史迪威將軍的外孫伊斯特布魯克,託他聯繫美國軍方提供資料,最後終於查到一頁「Y」部隊的陣亡名單,共十九人,包括梅姆瑞少校。

根據名單,江汶循線找到少校的遠房表侄,由他連絡少校兩名住在德州的女兒,說明騰沖當地要為少校立碑。少校女兒安慰之餘,提供一九四四年五月廿日其父陣亡的通知書,詳載少校犧牲經過與地點,孫敏立即想起那張老照片,和通知書描述的場景相符。

通知書寫著,「一九四四年五月廿日,在攻擊高黎貢山一處叫做大塘子的日軍陣地時,梅姆瑞少校曝露在一個顯眼位置,日軍一發炮彈落在離他很近的地方。他身受重傷,在被抬上擔架後不久就犧牲了。」這段記載和當地一名中國農民的一份紀實手稿也相當吻合。

原來,當年戰況緊急,梅姆瑞少校陣亡時就地埋葬,直到一九四六年美國派人尋找少校墓地,將其部分遺骨運往德州老家隆重下葬,部分遺骨則留在現場,作為英雄另一處安息之地。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二○○五年夏,在鄧、章兩人資助下,江汶陪同少校的兩個女兒踏上雲南。沉默六十一年,梅姆瑞在他成仁之處,終於等到他的女兒。

章東磐說,少校夫人早於一九九六年病逝,葬於德州其夫公墓旁,「她看到丈夫得到中國人的懷念,足以告慰她孤獨的大半生。我們希望能幫助她完成生前的心願。」